廣告

不會畫畫的傳奇動畫導演| 高畑勳 「吉卜力的原點」

瀏覽: 人氣

Posted on 6 月 26, 2018 by A-MO

高畑(tián)勛,一直是一個既熟悉又陌生的名字。
這個名字會傳到人們耳中,還多半是借著宮崎駿的名氣。首先必須糾正的是,吉卜力≠宮崎駿;而高畑勛,不僅不遜於宮崎駿

挖掘了宮崎駿的高畑勳

畢業自日本東京大學、主修法文的高畑勳,因為喜愛動畫投入創作,在東映動畫公司結識小他5歲的後輩宮崎駿,兩人合作長達15年,宮崎駿對於動畫的善惡觀正是源自高畑勳,後來更和鈴木敏夫一同創辦吉卜力。
鈴木敏夫直言,「當初是高畑勳挖掘了宮崎駿。」兩人最終在創作上分道揚鑣,亦敵亦友。

上圖:高畑勳是發掘宮崎駿和鈴木敏夫的伯樂,先提拔在東映的後輩宮崎駿,後來又邀請鈴木敏夫加入團隊。

在吉卜力,宮崎駿和高畑勳的工作室正好一北一南,進度一快一慢,前者敘事風格以主角的觀點營造奇幻世界,後者則是較為客觀寫實。
高畑勳就連改編日本傳說「竹取物語」的《輝耀姬物語》中,都以乾淨的線條、淡彩和留白呈現有如「寫生」一般的意境。

另一個宮崎駿和高畑勳的有趣對比是,相較於宮崎駿什麼都會畫,也總是親身參與作畫,
高畑勳其實是個不會畫畫的動畫導演,繪畫能力可能只有「火柴人」。




這位事實上不會畫畫,但很懂動畫的傳奇導演,最初其實正是啟發宮崎駿動畫世界觀的推手,但兩人在吉卜力的競爭,也讓宮崎駿最後說出:「作為一個導演,我已經捨棄他了。」

2013年7月原本是宮崎駿和高畑勳暌違多年再度以動畫交手的一刻,最後卻只有《風起》準時上映,
高畑勳自2006年開始創作的《輝耀姬物語》,延到2013年底才推出。

紀錄片《吉卜力:夢與瘋狂的王國》正好拍下這段創作歷程,宮崎駿在其中如此評論進度緩慢的高畑勳:「他沒辦法再做動畫了,他甚至試圖不要完成它。」

與高畑勳合作過的動畫原畫師宮地昌幸

大陸動漫網站《Anitama》曾採訪與高畑勳合作過的動畫原畫師宮地昌幸,他表示高畑勳自己雖然不畫畫,但對繪畫的知識淵博,對於動態的表現十分敏銳,「他翻原畫時一眼就能看出問題所在和解決方案。他雖然不會畫,但是看得懂,而且他非常擅於激發動畫師。」

宮地昌幸(1976年2月1日 – ),日本動畫導演、擔任原畫和分鏡的演出工作。
因為對動畫製作產生興趣,所以從日本大學藝術學部電影學科中輟之後,曾在吉卜力工作室的「東小金井村塾」研究班學習。
與動畫製作人奧村正志是同期的學生。在那之後,其才能被宮崎駿發現,並在《千與千尋之神隱》一片中擔任導演助手的角色。
2008年、首次作為導演參與了動畫《亡念之扎姆德》的製作。

高畑 使用語言 提示和問題來刺激動畫師

高畑監督基本不會用畫畫來說明他的要求,只用嘴說。
比如“我覺得還有那種可能性,你看如何”,或是“你再想想,這角色會有這樣的演技嗎?”高畑監督基本只會使用語言上的提示和問題來刺激動畫師。
而和他相對的就是宮崎監督這樣的類型,“怎麼?你畫不出來?OK你看著,我自己來畫”。


「吉卜力的原點」

學生時代的高畑觀看《邪眼暴君》(又譯《通煙囪工人與牧羊女》,1952)一片後大受觸動,決心從事動畫事業。在東京大學法文科畢業後,高畑加入了東映動畫。

《通煙囪工人與牧羊女》,1952
《通煙囪工人與牧羊女》是法國最偉大的動畫片導演保羅•古里莫和編劇雅克•普萊維爾於1948年根據安徒生完成的劇本,但製片人漠視它的價值,所以兩人退出了,《通》於1953年上映。到了1967年他們拿回了版權,花了近十年時間重新製作成《國王與小鳥》。
《國王與小鳥》對高畑勛與宮崎駿來說,都是非常重要的作品,宮崎駿曾說過(這部動畫)「好比我在動畫電影圈裡的親生父母一般。」高畑勛也認為,該片是給自己影響最大的一部經典作品,他說,「如果不是這部影片,我根本就不會想到要進入動畫片的圈子。」


高畑指出:「有不少導演總能利用觀眾對主人公化險為夷的期待,以此種結果來取悅他們,讓他們沉醉其中。宮崎駿也是如此。」(同時高畑對宮崎的視覺衝擊及人文關懷大加讚賞)

與宮崎駿「代入式情感投射」不同,高畑勛更傾向於「體諒式情感投射」的創作方式。「應該拍攝給觀眾客觀性視點、讓觀眾保持判斷力和理性的作品。留下客觀性的側面,雖然有些冷淡,但冷淡是必要的。」高畑勛如是說。

回顧高畑的作品,很容易發現其中罕有大喜大悲的時刻,也鮮見催人淚下的場景。高畑追求的,並不是觀眾對角色的代入感,而是要觀眾清楚地明白自己與角色的不同,讓觀眾能「體諒」角色的情感。在「心跳加快」之餘,還應該讓他們「以批判的眼光看待影片人物」。



從紀錄片中能夠得知,高畑勛是一直討厭賽璐璐動畫的,但賽璐璐模式(傳統的手繪製作模式)卻是吉卜力的根基。
高畑也數次批評道:包括吉卜力工作人員在內的當今畫師,因為對自己的熟練的手藝過於自信,而沒有了嘗試新事物的興趣和勇氣。這與崇尚百分百手繪製作的宮崎駿可謂是截然相反。

取代「原畫」的獨有職位

觀察《山田君》的職員表,會發現它發明了一個新職位:

「內線作畫」,這是迄今為止歷史上為《山田君》所獨有的一個職位,其具體職能無從知曉。而這位齋藤昌哉,還擔任《輝夜姬》一片的「塗•模樣作畫」一職;就此猜想的話,興許兩者是相似的工作。

「作畫設計」「塗•模樣作畫」「塗線作畫」則又是為《輝夜姬》所獨有的幾個職位,高畑此片一舉發明了三個新名詞,還取代了「原畫」的概念,我們可以想像,這其中工作方式的改變有多大。

不安於現狀,敢打破常規,不排斥新技術,又始終堅持本心,高畑勛就是靠著如此可貴的品質創作出了一部又一部的傑作,一次又一次地讓世人對「動畫」這一藝術形式刮目相看。

如果說宮崎駿是恪守傳統、將手繪發揮到極致的話,那麼高畑勛則是心向遠方、把動畫的本質一點點地修改。兩位天才的齊頭並進,造就了吉卜力工作室的一時無兩。

在宮崎駿那裡,連電腦技術都被認為是邪惡的;但在高畑勛這裡,打破常規卻早已成了常規:

高畑勛慢,是因為他過分細心;他容易得罪人,是因為他總想有所突破;你不知道他,只是因為他不願過於拋頭露面。

高畑勛是一位傲嬌又可愛的創作者,他的強迫症讓鈴木君赴湯蹈火,他的頑固病讓宮崎駿又愛又恨,但他的作品,每次都能說服每一個人:所有工作,一切都值。

正如《輝夜姬》製片人西村義明所說,「沒有高畑勛就沒有後來的宮崎駿,更不會有吉卜力工作室」。

長期遭受「冷遇」的高畑勛,實際上是吉卜力不可或缺的存在(建立工作室的提案都是由高畑提出,雖然之後他又傲嬌地沒有入社)

「當你快速作畫時,滿是激情;讓你小心翼翼完成作品之時,也是激情殆盡之時。」

– 高。

「當你重新吸引那裡的激情時,用精心製作的產品,激情就會迷失。」

– 來吧



若您喜歡本篇內容整理,請由此前往購書,博客來會給本站微薄回饋金,間接支持小編




對比11位知名導演的分鏡頭腳本!!徐克拍電影是玩票吧!畫漫畫才是主業吧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