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卡通藝術『幼稚』和『可愛』的產物「超扁平」(Superflat)為何商品化?

瀏覽: 人氣

Posted on 6 月 4, 2018 by j6023688


藝術商品化

沒有三度空間透視法的繪畫方式:「超扁平」(Superflat)

所謂「超扁平」(Superflat),不但指的是沒有三度空間透視法的繪畫方式,也是指上等和下等文化共享的中間地帶。
表面是誇張可愛的漫畫式形象,底下又深藏憂鬱,同時還嘲諷了膚淺的大眾文化,扁平且缺乏深度。

「現代日本社會流行的共同點就是『幼稚』和『可愛』。」村上隆(1962年2月1日-)是一位日本藝術家,曾就學於東京藝術大學。他說:「以青少年族群所主導的次文化觀點,才是當今日本社會最具活力的代表象徵。」

自1990年起,村上隆便活躍於日本藝術界。 他的作品既融合了東方傳統與西方文明、高雅藝術與通俗文化之間的對立元素,同時又保留了娛樂性和觀賞性,是一種結合了日本當代流行卡通藝術與傳統日本繪畫風格的產物。 村上隆將米老鼠的變體形象植入自己的作品《多比先生》(Mr.DOB)中,將它視為自己的化身並成為獨特的視覺符號。 包括卡通繪畫、半精簡式的雕刻、巨大的充氣氣球、表演劇場、手錶和T恤等作品在內,村上隆在所有的產品或作品上,都繪有「多比先生」紋樣,作為他本人獨特的簽名。





圖為村上隆作品「多比先生」2016

他是受日本動畫和日本漫畫影響而專注於御宅族文化和生活方式的後現代藝術風格——超扁平(Superflat)運動創始人。其靈感源自眾多古怪的浮世繪藝術家和金田伊功於1983年發布的動畫作品《Harmagedon》。曾獲東京藝術大學頒發BFA、MFA及PhD。1996年他在東京創辦了HIROPON工廠,之後演化成現時的Kaikai Kiki有限公司——一所大型藝術生產的藝術管理公司。他曾於多個世界著名的展覽場地舉行展覽,包括2001年在東京當代藝術館、2002年在倫敦蛇型藝廊、2007年洛杉磯當代藝術館及2008年紐約布魯克林博物館等。2003年他為路易·威登創作出彩色圖案皮具,將其個人藝術事業推至高峰。現為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擔任客席教授。

《超扁平宣言》
在1996年第二屆亞太三年展《Present Encounter》中,村上隆以作品《Mr DOB》,發表《超扁平宣言》。他開宗明義說到:「將來的社會、風俗、藝術、文化,都會像日本一樣,都變得極度平面(two-dimensional)……今天,日本電玩和卡通動畫最能表現這種特質,而這些又在世界文化中具有強大的力量。」村上隆認為經歷戰後、經濟泡沫和沙林毒氣事件等社會壓力後,現實幻滅與心理機轉造就日本社會之所以轉向喜愛可愛甜美的扁平化趨勢。他的宣言使東方平面藝術挑戰西方藝術史,讓卡漫藝術成為全球藝術史的一支重要流派。

特色和主題
村上隆的作品形象扁平,從外表看起來既像玩具模型,又像玩偶,集合可愛、性幻想與極端暴力於一身,帶有濃厚的卡通漫畫色彩,卻同時在影射日本文化內涵。作為藝術品,它們又很難跟商業畫清界線,既現代又能追溯傳統根源,時有浮世繪及琳派的風格,並且人人都能親近欣賞。可愛詭異的漫畫式圖像其實在嘲諷越來越膚淺浮面的大眾文化,扁平而且欠缺深度,也就是這樣玩味戲謔背後的嚴肅和批判,讓他成為目前國際上最熱門、也最具有爭議的藝術家之一。

圖為村上隆作品KaiKai KiKi News NO2. 2008


《幼稚力宣言》

2003年,村上隆發表新宣言《幼稚力宣言》
為自己的動漫作品下個定義:「動漫的審美體驗是獨特的,它會打動你未泯的童心,激起你對童年的美好回憶。」
村上隆繼續以手段化的方式、孩童般的演繹來述說成人世界的話題;在以日本為中心的潮流文化語境裡,透過他獨特的視覺符號,表達了青春的美和殘酷。同年的春夏季時裝秀上,村上隆的「熊貓」「櫻花」圖案在路易‧威登的皮包上登堂入室,開展了他藝術商品化的企劃。





村上隆曾為法國品牌Louis Vuitton設計手袋等產品,包括限量珍藏版的「櫻花」系列(下圖)。

2008年,他的一座公仔作品《我的寂寞牛仔》,賣出1516萬美元,創下同商品的天價紀錄。
作品利用玻璃纖維而製,展示一名年輕男子陰莖勃起,射出的精液成套索狀。在他的《藝術創業論》中,村上隆毫不拐彎抹角地詮釋他自我成功的道路:「找到欲望的方向,向前奔跑」,並說過他「要金錢的力量」。他經營的藝術創作公司在2011年營業額高達三億美元;他的作品《727》以超過一億日圓高價賣出,讓他成為日本作品拍賣價格最高的現代藝術家。

由於村上隆的作品風格,既豪放又色彩繽紛,有時還會帶點淫褻的玩味,並非人人皆能接受。比如說,2010年村上隆在法國凡爾賽宮搞自己的個人作品展,便遭受一些民眾的反對。「村上隆與公司無權在凡爾賽中辦展覽。」在名為「我愛凡爾賽」( Versailles Mon Amour)的網頁,不少人留言反對村上隆在凡爾賽宮的展覽,至今收集了逾 3,500個簽名支持。該網站說:「凡爾賽宮不是讓你作秀的地方,是我們歷史與文化的象徵之一。
另一個文化組織「凡爾賽保衞協調」( Versailles Defence Coordination)亦有類似的簽名活動,有超過4000人支持,組織負責人甚至認為村上隆今次展覽是「非法的」。法國前王室後裔曾以展覽侮辱其家族歷史為理由,向法庭申請禁制令,但並未獲接納。

凡爾賽宮總監、前文化部長阿亞戈則為村上隆平反,指抗議的人皆是極右原教旨主義者和極保守派人士,視凡爾賽宮為法國王權時代的遺物,敵視現代化,與現實脫節。他指今次展覽展出的作品都經過仔細挑選,保證老少咸宜,包括雕像《橢圓形的佛像》和色彩斑斕的雕塑《 Flower Matango》。他希望讓參觀歷史建築物的遊客有機會接觸他們不大認識的藝術。

圖為村上隆作品展出於凡爾賽宮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