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不寒而慄【雞人】的真相|恐怖都市傳說

瀏覽: 人氣

Posted on 1 月 17, 2017 by A-MO

tz0S9mV0h6g

香港在三十年代末四十年代初期,民生極為艱苦,很多人淪為乞丐。
生於動亂的年代,人命並不值錢。尤其是小孩子,給吃掉的吃掉、煮掉的煮掉,都是平常的事。不給煮掉的,就只有行乞。

何藩曾|香港60年前




在高陞戲院外的後巷,晚上都會搭一個帳幕,每夜都有人排隊看「東西」,但並不是看高陞戲院的大戲。場內的氣氛,就和高陞戲院內的相差很遠。帳幕之內,燈光是暗淡的,更映出那東西楚楚可憐之相。大家都看得瞠目結舌,啊呀──究竟是雞還是人?

細小彎曲的身驅,瘦小的雙腳,沒有臂膀,身上滿是硬硬的雞毛,那張臉,根本分不出眼耳口鼻來,稀爛的堆在頭上。用鎖鏈鎖著那個所謂的人,人稱之為「雞人」,他們說,那是人與雞的混種,在這亂世,卻是由冤孽而生。
既然是冤孽,那就不必可憐他呀,雖然他的眼在苦苦流淚,雖然那沒有舌頭的口在張大哀叫。活該的,下賤的混種。大家指指點點,藉此消磨一個晚上。



街上總有孩子失蹤......

給煮掉給吃掉,也有給拐到帳幕之中。拐到帳幕內,當然不是當觀眾,是給當表演者。那小小的生命,走進帳幕之後,就化作雞人去!
雞人到底是怎樣來的?原來那些人把拐來的小孩子,用有齒的捧毒打,打得皮開肉破。
孩子們在給毒打之後,那些人便把一支支雞毛,一條一條插進尚未縫合的腐肉中,待數天後血流乾了,肉縫合了,那雞毛便會像自然而生那樣。

但這還不夠,雞那裡是這樣子的。

沒有死去的孩子在號啕哭叫,哭聲震天。他們惱怒了。小孩子仍舊是哭,大人們怒火難平,一手抓向孩子的口,拿起剪刀,把舌頭割下來。

滿口鮮血的小孩子可能因而死去。但總有活命的,要像雞的話還差一點。

於是,瞪著眼的孩子又看見斧頭向他們一揮,他們只好張開那已說不出話、沒有舌頭的口,看著自己的雙手隨斧墜地。

沒有雙臂的身軀才像雞。還有那張臉,雞怎可以有人樣。
於是,拿刀在孩子的臉上割呀割。還死不去的,便留在帳幕內三數天,用來作替換去表演。
但新的舊的有甚麼分別,全都是雞不是雞,人不是人的雞人。沒有人再知道孩子的原本面目,甚至他的父母他不可能知曉。他們可能也排隊觀看,指指點點。

終於,秘密被發現

在高陞後巷處的這個帳幕,因一個逃脫的孩子而被揭發開來,但可憐這孩子已經被打得皮肉稀爛。
帳幕拆了以後,人家談論得更多。大家都說,死掉的雞人,他們在半夜裡,瞪著乞憐的眼睛,像雞一樣拍動斷了的雙臂,依啊依啊的在呼叫。
那哀叫聲傳得很高、傳得很遠,聽到的人可以想像得到,那去掉舌頭的口在張叫的模樣,簡直可怖之極。
那是三十年代初期的香港。後來,日軍攻佔香港,死的人更多,有更多的傳說,漸漸, 人們就忘掉了雞人這個故事。到了現在,在高陞戲院的舊址,不知可否聽到那欲語無話的空洞大口的悲鳴,想到這裏,真令人有點不寒而慄。



真相《8號當舖》

香港著名女作家深雪在1991年《Yes!鬼世界》雜誌寫的短篇小說《雞人》被網民誤傳為香港真事,短篇小說《雞人》是深雪在《Yes!鬼世界》雜誌寫的第一個短篇小說,有網友「一字不差」將她的恐怖小說放上網,然後發酵成繪影繪聲的都市傳說,被網友評為「十大香港都市傳說」,2013年9月24日深雪在其網站澄清《高陞戲院的雞人》故事純屬虛構,唯一真實的是高陞戲院的確存在,僅此而已。


若您欣賞作者,購買她的作品是最有力的支持

深雪 小說作品:《第8號當舖》《人生拍賣會》《玫瑰奴隸王》《借用下一世的男朋友》《死神首曲》《愛經述異》《深夜與早晨的周記》《月夜遺留了死心不息的眼睛》等等小說作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