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從《神隱少女》《你的名字》到你的「第二人格」

瀏覽: 人氣

Posted on 10 月 23, 2016 by A-MO

「已經發生過的事情不會忘記,只是暫時想不起來而已。」——白龍《神隱少女》

許多動畫裡可以看到「追尋自己」的橋段,榮格認為,每個人一出生就是完整的,只是隨著社會化和生活的洗禮摧殘,我們漸漸忘記什麼是自己原本的樣子。

《你的名字》男女主角瀧與三葉,每天早上醒來時,也問自己類似的問題。

「我是誰?」
meme
「我為什麼在這裡?」


榮格認為這個問題需要花一輩子來追尋答案,而往往探索這個答案的起點,就是對於現狀的不滿。

穿越時空,其實是為了……
「也許以後,不會再見面了。
相遇的時候,做彼此生命中的好人」

——林婉瑜《相遇的時候》


《你的名字》是一個純愛的奇幻故事,但如果從榮格的原型觀點,或許瀧拚了命想要追尋的並不是在系守鎮的三葉,而是那個原先就已經認識,但卻遺失了的自己。

你的「第二人格」

看到自己所渴望、排斥、或和自己個性完全相反的部分。

卡爾.榮格認為,我們心裡都有兩個原型:Anima、Animus。它們「連結『自我』與『深層經驗』的重要結構」。

Anima:陰性的原型(柔軟、照顧、滋養的、刻板印象女性化的特徵),一種陰性的原型意象。例如,男性可以去體貼、理解太太的一種柔軟。
Animus:陽性的原型(堅強、勇敢、獨立、刻板印象男性化的特徵),一種陽性的原型意象。例如,女性在老公工作失意時,她可以撐起家庭生計、堅強起來的一種勇敢。

從榮格取向治療師Robert H. Hopcke(2002)的觀點,每個人心中都住著一個男孩和女孩,他們互相補償、互相平衡,讓你的人格更為完整。


以下有雷劇情

《我的名字》瀧和三葉,也許影射是彼此的第二人格,在夢裡呼喚,在清醒時惦念,在終於看見對方的存在時,不想忘記,為得就是一種相遇、連結和碰觸。

在交換身體的過程當中,他們的人際關係有了戲劇地改變。

瀧因為三葉「附身」,顯得溫柔體貼、受到學姊的喜愛,三葉因為瀧附身,在課堂上很勇敢、願意為自己發聲不甘再被欺負。看起來這些改變都只是附身的效果,倘若劇本只走到這,那就和一般交換身體的喜劇片(《小姐好辣》(The Hot Chick,2002)《我們這一家電影版》(映画あたしンち,2007))沒麼兩樣,但新海誠似乎還藏了一個更深的東西。

《我的名字》到了片末

瀧從不知道怎麼和女生互動,變成願意主動叫住三葉;

三葉從「覺得在大家面前做口嚼酒很丟臉」的怯生生個性,成為一個願意冒險、願意為村子的危機,而和疏離的父親溝通的女孩。

──這就是自性化歷程(individualization process)


那個你所嚮往的、不熟悉的自己、默默引導你的、甚至讓你不安於現狀、焦躁的、在你心裡的小聲音,就是你的「第二人格」(sub-personalities)(阪本未明)
當你願意靠近,也就是在「更了解自己」的路途中。


若您喜歡本篇內容整理,請由此前往購書,博客來會給本站微薄回饋金,間接支持小編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