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嘴咬一對獠牙為「官將首」,手持羽扇的為八將,獠牙往上翹,被視為挑釁上位神之嫌疑 為誘出躲藏的好兄弟,官將首會撒紙錢(黃股紙),讓貪財的好兄弟出來撿拾,將其拘捕。

「官將首」誤認為「八家將」|從攻殼機動隊劇場版看端倪

瀏覽: 人氣

Posted on 5 月 6, 2016 by A-MO

「官將首」是台灣特有~常有人把「官將首」誤認為「八家將」

嘴咬一對獠牙為「官將首」,手持羽扇的為八將,獠牙往上翹,被視為挑釁上位神之嫌疑
為誘出躲藏的好兄弟,官將首會撒紙錢(黃股紙),讓貪財的好兄弟出來撿拾,將其拘捕。


這一段影片,是攻殼機動隊 導演押井守參考臺灣­民間的廟會陣頭製作。



Ghost in the Shell 2_2008 

Ghost in the Shell 2

ghost-in-the-shell 4




ghost-in-the-shell 5


官將首,本稱增損二將,是地藏王菩薩的護法,後成為臺灣民俗的一種陣頭,相傳由新莊地藏庵首先開創,而創始人是由(已故)黃秋水先生所創立。
臺灣民間信仰中,青面損將軍與紅面增二將軍原本為天地靈氣所化之仙,後受地藏王菩薩願力之感召,作為護法將軍,被稱為「諸官將之首」,是為「官將首」。
二將軍平日專司監察人間善惡,默默記錄。損將軍青面獠牙,如見惡徒便損其祿命;增將軍紅面獠牙,若逢善士就增與福壽,故曰「增、損」二大將軍。
每逢地藏菩薩出巡市街,兩將軍則為其開道,掃蕩鬼氣妖氛。
新莊地藏庵遂在廟會慶典中,每遣二人扮演增、損二將軍,衛護菩薩尊輿,漸演變為陣頭,眾廟隨之。後期,藝師黃秋水又請神意,將增將軍的化身為二位,變為增將軍二位、損將軍一位,三位出陣,更顯佛威。故現今出陣多為三人,亦有自加引路童子、陰陽司、虎頭鍘、鶴、執八卦扇或涼傘的小鬼等神祇。

官將首為佛門護法

但因隨同地藏王菩薩因此也有一說是陰間鬼王,步伐陽剛,口中獠牙,兩鬢長毛;

八家將為陰間差人

,步伐陰柔,亦無獠牙、鬢毛。
兩者雖似,不可同語,兩者皆為不同的系統不可比較

官將首是佛教護法神道教鬼王,具有保平安、押煞及保駕性質,出巡期間經常受到信眾熱烈歡迎。
最早的是由2個人所扮演,後來將陣容增加到3人,再演變有5人、7人甚至以上。除了有增損將軍,另有持虎頭鍘的陰陽司官及引路童子跟鶴及持八卦扇、涼傘小鬼一起出巡繞境。臉譜底色主要有青(三叉)、紅(火籤)、藍(虎牌)三種,並且手中持著虎牌、三叉戟、手銬、火籤等古代刑具,而後因為了表演好看增加人數也多了兵器有九連環鋼刀,涼傘,八卦扇,虎頭鍘等等刑具,身上掛有象徵平安的鹹光餅,由於不需經法師開光,因此需要畫上「三點金」之面譜來破相,但會有請神淨身之儀式有些廟宇會在頭盔上插三支清香表示已開光俗稱上馬。

參考文獻
^ 林茂賢,《大甲媽祖進香團陣頭之研究》


【攻殼機動隊中的科幻三太子】電影冷知識

此時此刻Scarlett Johansson已經穿上光學迷彩,在香港街頭拍攝「Ghost in the Shell 攻殼機動隊」的真人版。眾所週知的是香港原本就是動畫中2029年的「新港市」(不是嘉義新港)原型,但其實我們熟悉的台灣元素,比如北港朝天宮(正是雲林北港)也曾出現在「攻殼機動隊」的電影當中。



▇ 香港、台灣輪番上陣擔任替身

導演押井守向來喜歡用真實的街景來做為他動畫的基礎。他在「Patlabor 機動警察」電影版中就鉅細彌遺地呈現過新舊交替的未來東京街景。

當他想要創造士郎正宗漫畫中的虛構城市「新港市」,第一個念頭想到的就是新舊交替、資訊氾濫的香港街景。

「香港,是一個很獨特的城市。當踏入二十一世紀,香港會成為世界的發展中心和其他亞洲城市的典範。」押井守在訪談時提到。

有趣的是到了第二集「Ghost in the Shell 2 Innocence 攻殼機動隊2」,劇情發展到南千島群島的「擇捉島」(目前由俄國管轄的日本爭議領土)時,押井守選擇了台灣做為他的取材源頭。

▇ 專案小組到基隆中元祭取材

押井守和台灣的淵源其來有自,1991年的「地獄番犬(ケルベロス-地獄の番犬)」實際上絕大部分都在台南拍的,還因此留下大量1980年代末期的台南街景紀錄。他在台南長時間停留的經歷很可能成為後來「攻殼機動隊2」的靈感來源。

為了這場發生在2032年擇捉島上的廟會遊行場景,「攻殼機動隊2」製作公司IG工作室組成了一個三人專案小組。這三人先後來台灣取材兩三次,拍攝了包括基隆中元祭等台灣民俗活動的大量珍貴畫面。

押井守對於細節的狂熱在這場戲中再度發作。這個專案小組花了整整一年的時間完成這場為時三分鐘、也是「攻殼機動隊」系列中最不可思議的壯觀場景,同時使得「攻殼機動隊2」的成本一路飆到20億日圓的天文數字。

▇ 三太子、官將首、燒王船

雖然電影仍然混雜了各種多元文化元素,眼尖的台灣觀眾仍然可以在電影中找到各式各樣熟悉的台灣符號:三太子、官將首、千里眼、順風耳、藝閣、燒王船等畫面。

不僅台北的神將團「文山忠義堂」的名字清楚可以辨識,還有雲林鄉親從一個俯瞰畫面一眼就認出來是北港朝天宮的空拍畫面。

這些台灣廟會活動中的巨型人偶、模型成為「攻殼機動隊」對於人、人造人、靈魂的象徵系統的一部份,搭配上作曲家川井憲次生涯中登峰造極的樂曲「傀儡謠」,構成令人屏息的絕美片段。

順帶一提,後來衍生的動畫影集「Ghost in the Shell: S.A.C. 2nd GIG」中,也曾讓草薙素子來台辦案,讓台灣的街景(如圓山大飯店)正式以台灣本名出現在動畫宇宙中。也算是終於熬出頭,從龍套變成有台詞的角色。
文字|Dr. Strangenote|https://www.facebook.com/Dr.Strangenote/


若您喜歡本篇內容整理,請由此前往購書,博客來會給本站微薄回饋金,間接支持小編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