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post

大學社團辦活動找小吃攤討贊助,怎麼好像路上拿著捐獻箱要蓋廟的…

瀏覽: 人氣

Posted on 11 7 月, 2015 by A-MO

只見台大生拉贊爬山被大家攻擊,那學校的社團/系上為了各個活動拉贊去吃慶功宴這就合理嗎?


台大學生,
上了一堂課,
他們弄出了企劃書讓企業贊助他們去登山,
是的,
眾人群而攻之這種手心向上的行為,
但其他大學生難道就比較高尚嗎?
這種習慣伸手拉贊助



 

成功大學某學生:

從大一開始”有幸”跑了幾個系上活動
系上耶舞、之夜、營新,還有社團的之夜
當時被逼著去拉贊(當時十分排斥這個貌似去行乞的作為),
我永遠記得一次到一家舊舊的小吃店,
只有幾張小桌子和一對老夫婦,
是的,我們不要臉的湊上前,
說著 : 「我們有一個(很大的活動)(N系一起的聯合舞會)(很多人參加的之夜),大概有幾百個人,可以幫你宣傳(!?)你的店,會有很好的廣告效果(?)」
其實只要講到這邊我就會開始羞愧,這個宣傳到底有幾個人會看到? 看到又真的有什麼實質幫助嗎?
接著老闆一句話也不說,慢慢的掏出了一千塊,在老闆娘不悅的眼色下簽了一個他也覺得沒什麼意義的契約書(簽說我們會幫他做那些沒有用的廣告)

儘管老闆似乎不甚相信有什麼廣告效果,似乎也不甚介意,簽完他拿出了一個破破的鐵盒子,打開時我發現裡面就是數張雷同的契約書,看著生意沒有很好的小店,我當下暗自對自己說,有機會一定要幫忙介紹人來吃(儘管最後還是不了了之…)

當年我大一,天真的以為是因為經費不足所以我們需要每個店面挨著去尋求贊助,
有聽過老闆拜託我們不要再去了,
有聽過老闆直接指著我們說這些最後也都不了了之極為不滿的,
有聽過老闆說已經給過好幾個系、好幾個社團的活動諸如此類的,
似乎是為了讓我們比較能接受(!?)比較不像去乞討(!?)
公關長一開始是說如果沒拉贊活動辦不成,
結果到了後期便稱是,拉贊拉越多,
慶功宴吃越好?
才知道慶功宴的錢是要自己拉贊得來的,
我當時就在想,
那我們這些拉贊跟去乞討到底有什麼不一樣?
難道是幾份企劃書、幾個彼此大家知根究柢的無意義廣告造就了差異?
還是附近店家對這些大學生的友善援助?
了解之後每逢拉贊便是各種推拖了,
吃慶功宴的負罪感直到我直接把錢捐給活動才有點消彌(雖然我知道根本沒有回饋到店家QQ)

結果再一年後,實在是沒辦法,
主辦人千拜託萬拜託我再去拉贊(其實沒有誰想去行乞吧我想。)
歷經數次打槍以及老闆洗臉,
最後還是到了那間破舊的小吃店,想說應該可以拉到贊…
這次只見到了老闆,還想說或許沒有老闆娘阻攔會更順利,
但這次跟老闆還沒講完開場白,
老闆便說 : 「今年景氣不好,實在沒辦法給你們錢了,我們日子都快過不下去了」

我在想,其實景氣是不是也沒有那麼不好,
但是要繳給這些大學生的保護費是不是太多了一點?
老闆辛辛苦苦的工作,賺到的錢,
一部分要讓這些大學生拿去享受他們的豐收?
要讓這些大學生拿去吃老闆可能沒享受過的饗宴?
如果社會都說著憑什麼贊助、並放大檢視這些台大學生憑什麼拿企業的錢去爬南湖大山,
那這些大學生憑什麼拿這些老闆們的錢去享受他們的慶功宴?
一個人400~500的慶功宴,
是別人可能辛苦炒了幾盤菜
刷了幾次鍋,才收穫的辛苦錢,
一個學校每年活動不計其數,
那這些店家每年要被騷擾多少次?
他們揮汗的收穫要被這些辦活動的人在慶功宴分而食之,
他們知道嗎?
什麼時候這個陋習才能被改變?
你理應奮發向上為這個社會做些事情,
但你在大學的時候你卻手心向上向這個社會乞討,
我可不信這些大學生會付不出這區區400~500塊,
吃慶功宴的時候一堆滿滿的感謝跟廢文,
你們有提到過你們吸的是這些附近商家的血嗎?


文章出處|https://www.dcard.tw/f/trending/p/353836
照片引用|親愛的台大學弟妹,募資企劃書不是這樣寫的。|http://readandanalyse.blogspot.tw/2015/06/blog-post_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