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燕人-張翼德(張飛) http://via.vovo2000.com/vimg/phpbb2/files/200709/v2k-4-118881139222.jpg

張飛遇刺幕後元兇…居然是劉備和諸葛亮??

瀏覽: 人氣

Posted on 9 6 月, 2015 by A-MO

《三國演義》對張飛之死做了隱諱處理,以迎合擁劉反曹的正統觀念。實際上,張飛遇刺除了有「暴而無恩,以短取敗」的內因,還有缺點被他人惡意放縱的外因;除了有下屬范疆、張達近身操刀之外,還有上司劉備和諸葛亮的遠程攻心,長期運作。劉備為讓劉禪順利繼位並保持劉家天下的純正血統而過河拆橋,清除異姓兄弟關羽、張飛,諸葛兄弟則早有借力劉關張,自立諸葛王朝的異志。汪宏華還認為羅貫中虛構劉關張結義的用意是,通過三姓共治寡頭政治的幻滅,反向為後人提供破除「家天下」的解決之道。
以下|「四大名著」研究學者汪宏華

一、張飛結義的動機無為,先佐炎漢,後忠劉備

自從上次寫了《劉備昧心參與剿殺關羽的五方行動》之後,女兒汪探朋就問我,既然劉備能害死關羽,他會放過張飛嗎?我馬上做出暫停的手勢並說,現在已經有很多擁劉的讀者認為我是人心惟危了,哪能繼續揭劉呢?她卻說,姑息養奸才會導致人心惟危呢!是啊,作為一個獨立學者,堅持真理與發現真理同樣重要,我可從沒說過顏良文丑之間有什麼芥蒂,司馬父子之間有什麼不睦。《三國演義》不僅要揭示國家的分合規律,還要通過劉關張揭示人與國的分合關係:當國家分裂、民心渙散之時,劉關張反其道而行之,桃園結義,凝聚人和,便取得了超乎常人的成功;三足鼎立之後,又由於劉備與關羽的政見分歧,劉要做中興皇帝,關仍想匡複東漢,人和散失,所以接連遭致失敗。作者認為,人和只有一以貫之,持續改善,才可能戰勝天時與地利,統一天下。

相對於劉備和關羽,張飛就沒有那麼鮮明的政治立場了。這大概也與其出生有關——「世居涿郡,頗有莊田,賣酒屠豬,專好結交天下豪傑」。既不像劉備早年喪父、家貧,也不像關羽除滅豪強、逃難,他結義、參軍純粹是出於「大丈夫應與國出力」的熱血與豪情。正因為動機無為,所以他並不想做江湖老大,甘願鞍前馬後做小弟(江湖上有錢人自立為長,不序年齡不比能力的甚多),先佐漢,後忠劉,包括劉備在內的所有漢室宗親。例如他在劉備婉拒進位漢中王時勸道:「異姓之人,皆欲為君,何況哥哥乃漢朝宗派!莫說漢中王,就是皇帝,有何不可!」

但對於董卓、呂布和曹操等人,張飛又一直深惡痛絕,當疑心關羽投降曹操時,他甚至要兄弟火併,直到親眼看見關羽殺掉蔡陽。假如三兄弟都像張飛這般靈活而又理性,或許不會出現裂痕,或許能走得更遠。

二、劉備以雪仇化解結義,先獲獨生,再博民心

但張飛的轉變還是太過簡單,以為自己的子孫會永遠甘居人下,永遠忠於劉姓;以為兄長劉備會永遠仁義守誓,永遠認自己這個異姓兄弟。實際上,「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的異姓兄弟只適合輔朝,不宜篡朝;只適合強強聯合、同心協力打天下,不宜孤家寡人、專權獨斷坐天下。因為三姓之人既已化學合成為一個人,比親兄弟還親,那麼他們的後輩就應同時享有皇位繼承權,只不過需要遵循立長不立幼,立賢不立愚的規矩罷了。——家天下的體制隨之破除。而後來關興與張苞爭鋒相鬥、互不相讓的事實也表明他們的後代不會盲從前代的兄弟次序,一切憑年齡和實力說話。

劉備作為首任兄長、既得利益者,當然不能接受這種看上去很美的寡頭政治,它會直接威脅到劉禪的繼承權和統治權,破壞整個皇室宗派的單姓血統。不要說將來做天子,就是止步於漢中王、西蜀皇帝,劉備也不想三姓共治,更何況阿斗在所有親子與義子中不具備任何競爭力。(此前他之所以願意結拜異姓兄弟,是為了體現仁義、包容和開明的劉家新形象,騙取第一桶金。而羅貫中虛構這一事件的用意則是為了提供一種破除家天下的解決方案,以悲劇的方式反向啟發後人。)

大哥畢竟比三弟有才,他早已想好了消解化學兄弟的化學方法——與「結義」相反的「雪仇」。先將兄弟暗中送給仇人殺,再以雪仇的名義獲得獨生。只要說是為了報仇,誰還會要求他們同年同月同日死呢?結義盟約自然解除,同時贏得了朝野上下同仇敵愾的士氣與民心。這是奪取天下必不可少的。所以劉備在殺死所有仇人之後還要繼續進攻吳國。(他的戰略與諸葛亮相反,是先滅東吳,再統一全國。)劉備不愧是偉大的政治家,既能將兄弟結義提升至替天行道的輔國大義,也能將兄弟之仇演說成不共戴天的滅國公仇。且看他是如何製造兄仇的。

劉備另一種才華是善於借力,當初結義是為了借力羽、翼起飛,如今成功在望,他又要借力剪除兩扇沉重的翅膀並獲得兩重孝。那麼,該借何人之力呢?無需另請高明,非諸葛亮莫屬。第一,諸葛亮也早有殺羽除飛的想法,志同道合,不會泄密;第二,諸葛亮擅長心理戰和遠程戰,常在笑裡藏刀之後敷以悲傷眼淚,乾淨利落;三則諸葛亮精通各種神鬼之道,能將陰謀陷害偽托成上天旨意,無人生疑。諸葛亮殺同僚龐統時就是這樣做的。

三、諸葛亮放縱張飛的偏才,先使其小成,再使其大敗

諸葛亮果然沒有辜負劉備的期望,只對著關羽和張飛的偏才和性格缺點溫柔擊打幾下,就教他們死於非命了。

關羽的正才是義,卻偏好逞勇,缺點則是「剛而自矜」;張飛的專長是勇,卻偏好耍智;缺點則是「暴而無恩」。

諸葛亮告訴我們,若想成全一個人,就幫助他發揮專長。諸葛亮給關羽把守華容道的機會,便讓他義滿天下;諸葛亮給張飛樹林中可埋伏軍馬的啟示,便讓他當陽橋頭一聲吼,勇退曹家百萬兵。若想毀滅一個人,就膨脹他的偏才。與由善性決定的正才不同,偏才往往由後天的慾望驅動,一旦放縱,就會讓人自我陶醉,暴露出缺點,成事不足敗事有餘。譬如,關羽在接到孔明送來的五虎上將第一位的勇名後,說,知我者惟孔明也。就以為自己真能威震華夏了。張飛在瓦口關接到孔明送來的三車成瓮的美酒,計取張頜之後,也是以為自己深得孔明之妙,成了戰無不勝攻無不克的智神加酒神,愈加貪杯縱酒。這就是「欲使其亡,先使其狂;欲使其狂,先使其盲」的道理。現在很多成功人士仍喜歡別人吹捧他們的業餘愛好,以全才自居。

至此,我們可以看出羅貫中與陳壽的觀點有所不同。陳壽認為關羽和張飛是「以短取敗,理之常數也。」羅貫中則認為他倆的失敗既有性格內因,也有被人惡意誘導的外因。在羅貫中看來,關羽和張飛的偏才和個性原本是可愛的,甚至是有益的。關羽因為好勇而「千里走單騎」,因為剛矜而「土城約三事」;張飛因為好智而「陸路取西川」,因為粗暴而「鞭打督郵」(「義釋嚴顏」還說明他暴中有恩),均成為了千古美談。這說明個性本身沒有長短之分,太過了才會成為缺點,成為取敗之道。

四、劉備將屠夫張飛當豬殺,先消磨其意志,再急火攻心

實際上,在害張飛的過程中,劉備不僅是旁觀者、縱容者,還是積極的合作者、操刀者,參與程度要比殺關羽時深得多。他與諸葛亮的關係就像范疆與張達一樣,幾乎不分主從。表面上,他不贊同孔明送酒給瓦口隘的張飛,以免他貪杯誤事,實則並未阻成,還只管增派魏延去助張飛成功,未捎去半句少飲的囑託。一揚一抑,後果可想而知。表面上,他在伐吳之前,初開金口囑咐張飛:「朕素知卿酒後暴怒,鞭撻健兒,而復令在左右:此取禍之道也。今後務宜寬容,不可如前。」實際做法卻是:一、稱帝三年間絕口不提報仇之事,讓張飛不知所從,終日借酒澆愁;二、在某一天突然下詔,發兵東吳,「克日興師」,讓長年被酒傷身、意志消沉的張飛急火攻心;三、明知張飛酒後鞭撻士卒,並將他們重又安排在身邊,卻不及早勸張飛慢慢戒酒(至少有三年時間),更不設法隔離他身邊危險的士卒,這都是劉備有義務有能力做到的。一個喝了幾十年酒的癮君子怎麼能夠說戒就戒呢?一旦喝醉,又怎麼能及時控制自己的行為,記起兄弟的叮囑呢?

實際上,劉備的所謂囑咐更接近於詛咒,誰聽著都會心生逆反,張飛向來吃軟不吃硬,也就愈加縱酒,愈加暴虐了。接著,劉備急不可耐等著咒語顯靈,未等閬中來報信的人開口,就說:「噫,三弟休矣!」皇天不負苦心人,張飛總算以短取敗、自食其果,劉備「放聲大哭」,喜極而泣。

最可笑可惱的是,劉備還學著諸葛亮事前製造先天宿命,上次是夢見關羽立在燈影下請求報仇雪恨,這回是夜觀天象,如「是夜心驚肉顫,寢卧不安。出帳仰觀天文,見西北一星,其大如斗,忽然墜地。先主大疑,連夜令人求問孔明。」前次關羽死後,孔明對劉備說:「吾夜觀天象,見將星落於荊楚之地,已知雲長必然被禍;但恐王上憂慮,故未敢言。」劉備幾近鸚鵡學舌。

可惜羅貫中不相信占星術,只相信良心與陰謀。劉備是因為良心不安而心驚肉顫、寢卧不安,而後陰謀詐稱星斗墜地,開脫自己,欺誑世人。張飛的「心驚肉顫、坐卧不安」則是緣於當天過分鞭撻下人而良心受責。為什麼可以這樣說呢?因為孔明玩得最成功的借東風也是騙人的把戲,他說能借三天的東南風,但當天凌晨就下起了大雨,差點貽誤戰機。略懂一點看雲識天氣而已。

五、江湖大哥都不厚道,先害兄弟,再害自己

誰都明白統一天下要比建立蜀國難得多,需要更多兄弟的和衷共濟,但劉備卻自私自利,獨自一人上路了。究竟是一條稱孤道寡的路,還是孤獨求敗的路呢?劉備這次不敢做夢、占星了,也不敢相信孔明的裝神、算卦了,出師之前特地請來青城山的隱者李意。只見李意「畫了一大人仰卧於地,傍有一人掘土埋之,上寫一大『白』字」,飄然而去。毋庸置疑,這位掘土的人就是孔明,對應於第69回管輅所說的穿白袍的弈棋仙人。其實李意也不是在預測,只是揭示了事物發展的必然,惟劉備看不到的必然……

此前,我們只曉得勇將李逵是被哥哥宋江用毒酒害死,誰知豪俠張飛也遭到了劉備算計。世上的大哥啊,為何都如此不厚道!可沒有了甘當「三姓兄奴」的愚弟,誰還會對你赤膽忠心,誰還會把你的巧言當真,誰還會在乎你那幾兩幾斤?!
圖|三國有單

火鳳燎原 54

火鳳燎原 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