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站常見的「置物箱」當中….|都市怪談

瀏覽: 人氣

Posted on 1 6 月, 2015 by A-MO

都會的恐怖傳說─《澀谷怪談》&《澀谷怪談2》

《澀谷怪談》與《澀谷怪談2》於2004年2月在日本同步上映,與《七夜怪談》一樣手法,採用不同女主角的觀點去鋪陳故事,分別成立為《澀谷怪談》與《澀谷怪談2》兩集,讓整個事件有著清楚的脈落可追尋。不斷地神秘死亡與虐殺事件,在恐懼的陰影下期望獲得救贖的人們,逐漸抽絲剝繭,挖掘出全部的事件都交織到車站附近時常可見的「置物箱」當中

《澀谷怪談》主要以水川あさみ飾演的女子大學生理惠香為核心,與兩位好友在交友網站認識的三位男生一同出遊,作三男三女搭配的野外露營,其中一位男生想要趁深夜講鬼故事時驚嚇女孩們,因此將當地鎮壓嬰靈的地藏菩薩打斷頭部後,取走作為嚇人的道具使用,在他們回到東京以後,理惠香的好友開始失去聯繫,並且逐漸演變成神秘死亡事件!

《澀谷怪談2》則是以堀北真希飾演的女子高中生陵乃為主,從高中生口耳相傳的都市傳說─「幸運置物箱中擺放禮物,讓心愛的人開啟後告白,交往就會非常順利」作為開端,接著陵乃在醫院裡從不明原因死亡的家庭教師手中拿到一把置物箱鑰匙,接著就逐漸被捲入連續離奇死亡事件當中!而家庭教師的主治醫師與女助理也受警察之託,展開對此起神秘案件的調查。


《澀谷怪談THEリアル都市伝說》4D版本宣傳照,展現出置物箱的視覺震撼

在現有社會當中,大多數人不會認為類似的詛咒與怨靈會在身邊發生,因此多半是採取無法置信或是眼見為憑的角度在思考著,片中不少探查詛咒的死者都是大意地輕忽了嬰靈的怨恨導致死亡,而兩位溫柔且善良的女主角,自以為是的想用溫情感化嬰靈,更是突顯出一般學生遇到不可思議的事情時,反映出來的愚昧認知,幾乎沒有詳盡地思考到「怨靈無法獲得救贖的憎恨為何?」,就在尚未完全釐清的情形下,大膽地妄作判斷去同情嬰靈,後果自然可想見。

編劇與導演等全體製作人員的精心安排下有著許多巧思,在運鏡上,許多視角可以看見導演使用近似嬰兒的高度與置物櫃的內側往劇中人物方向拍攝,讓人強烈感受到嬰靈窺視的陰森氣息。而在閱讀上,《澀谷怪談》與《澀谷怪談2》不一定要照著既定的《澀谷怪談》到《澀谷怪談2》來觀看,倒過來先從《澀谷怪談2》看到《澀谷怪談》也不會造成閱讀劇情有所障礙,把《澀谷怪談》解讀成類似前傳,探就根源的方式閱覽也是很有樂趣的。

最後則是延伸性的層面上,兩部電影在結局都未能解除詛咒,甚至可以說是上映了兩部「關於某個都市傳說的起源」的故事,所以隨著本片因應而生的關聯電影續集與日劇也持續的延燒,圍繞著尚未解除的詛咒引發的連續死亡事件,加拍相關的劇本自由度遠比平常已經把怨靈身份都講白並且已經被解除詛咒的鬼片來的廣泛許多,除此之外,更可以結合其他相關的都市恐怖傳說混合參雜延伸,等於是發展性非常強健的觀點,這算是本片較為突出的創意。

50個最毛骨悚然的生活怪談

50個最毛骨悚然的生活怪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