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這是誰的城市? 容不下藍領階級的大蘋果…「我時薪9元(最低薪資$8.75),怎麼夠養家?」

瀏覽: 人氣

Posted on 2 4 月, 2015 by A-MO

poverty1


d753125
相較…

27歲的拉娜(Lana Nestrom)自稱是世界上第一位「隱形藝術家」,她在紐約開辦了一場「看不見的藝術展」,要觀眾去感受「隱形畫展」賺百萬

根據《CBC Radio》報導,拉娜在自己的網站上列出了10幅畫作,並聲稱有人願意花百萬美金買下自己的作品。「藝術是一種想像。」她告訴訪問的記者,「我的作品會隨著人們的需求而改變,你可以自己想像眼前所見是一幅畫作、或者一尊塑像。」
此起事件被《CBC Radio》報導後,被媒體踢爆這其實是兩位喜劇演員Pat Kelly 與Peter Oldring的惡作劇,希望能藉由此事件,讓大眾了解「藝術是什麼」與「藝術的定義」。





紐約,紐約住了840萬人的世界繁華之都,但越來越多紐約人,被迫離開這座他們土生土長的城市。

收容申請遭駁回民眾梅麗莎李維拉:「艾比,進來。」

比方說25歲的單親媽媽梅麗莎,帶著3個孩子寄住在阿嬤的客廳裡。

收容申請遭駁回民眾梅麗莎李維拉vs.記者:「我們睡這兒,我把這組沙發拖過去,和那組沙發併起來,毯子鋪在上面。你們都睡在沙發上?我和兩個女兒,小兒子睡嬰兒床。」

但梅麗莎的阿嬤老人家,現在面臨失去住屋補助的資格,一旦成真梅麗莎和孩子可能流落街頭。

收容申請遭駁回民眾梅麗莎李維拉vs.記者:「我自己曾經流落街頭,當時16歲,我不要孩子也得經歷…所以…不好意思。沒關係。」

她到無家者收容轉介中心,申請免費住屋卻已被駁回7次,因為收容所供不應求。

收容所申請民眾:「我時薪9元(最低薪資$8.75),怎麼夠養家?」

收容所申請民眾vs.記者:「這個小伙子叫什麼名字?賽亞。嗨,賽亞你幾歲?3歲。你們現在睡哪裡?轉介中心安排,他們會安排10天住宿,我們等待收容所的答案。如果他們駁回申請?我們就回轉介中心,從頭再來過。你們申請幾次了?這是第3次。」

申請收容所的家庭並非好吃懶做,以單親媽媽梅麗莎為例,為了方便照顧孩子,她當銷售員但一個月收入只有400元美金,約合萬把塊台幣,紐約市的平均薪資減少7%,但房租平均數卻上揚8.5%。

收容申請遭駁回民眾梅麗莎李維拉:「紐約只歡迎有錢人,只有付得起的人才能住在這兒,至於付不出錢的窮鬼,就滾離紐約吧!」

1/5的紐約人,生活在美國聯邦貧窮標準線以下,道地紐約客的利托女士,原本靠著政府補助,承租一戶可負擔住宅,直到房東決定退出政府這項補助計畫,並且通知她調漲房租。

收容所居民利托vs.記者:「房東想要調漲房租?是的。一下子調漲了22%?對,22%。你負擔得起嗎?當然沒辦法。」
housing_cost
Who Can Afford to Live in New York City?





雖然利托女士有申請到收容所,卻覺得這是接受施捨,她搭公車要去一個叫做Middletown的地方看房子,當利托小姐搭了一個半小時的車子抵達這裡,房仲卻臨時取消看屋,她依舊打起精神徒步挨家挨戶尋找她付得起房租的房子。140619-poverty-u-s-1245_c89958cf7c8d978fb42d7801c9569420

收容所居民利托vs.記者:「你覺得你是被迫離開紐約市嗎?是啊,房租高得不像話,是啊是被逼迫離開,即使是中產階級也不好過,他們也是拚命工作,有些人根本沒啥時間睡覺,如果他們少繳了一次房租,就可能落得我這樣的下場。」

示威群眾:「紐約是誰的?是我的!我們要什麼?可負擔的住屋!」

這些布魯克林藍領社區的居民,跟利托女士的願望一樣,就是租到一戶類似社會宅的可負擔住宅,卻也有許許多多人,瀕臨和利托女士類似的處境。
104511048

woman-card-new-money.si

可負擔住屋承租戶夏妮卡查爾斯vs.記者:「妳現在最怕什麼?無家可歸。」

查爾斯女士從1988年,就承租這間可負擔住宅,按照法律房東每年只能微幅調漲租金,而查爾斯女士從來沒遲交過房租,卻在6個月前接到房東的驅逐令。

可負擔住屋承租戶夏妮卡查爾斯:「如果房東退出所謂的房租穩定機制,月租可以一下子漲到2500美金,甚至3000美金。」

rich-woman-poor-woman

查爾斯女士的房東,可以說是個惡房東無誤,房屋住久了自然會耗損,查爾斯女士不得已要求房東修理,結果有天她和女兒回到家,發現工人把浴室拆掉了,母女倆幾個月要洗澡就得麻煩朋友。

可負擔住屋承租戶夏妮卡查爾斯:「讓人沮喪,我又不是拖欠房租。」

沒有浴室,有的惡房東還斷水、斷電,甚至惡意騷擾,都就為了逼走舊房客好退出可負擔住宅計畫。

紐約房東遊說團體主席史特拉斯堡vs.記者:「每一位經濟學者都會告訴你,任何人為操縱房價的方案都不會成功。請你解釋一下,你的協會叫房租穩定協會,但你卻反對房租穩定?沒錯。你有什麼話想對無家可歸的家庭說?他們被房東驅逐出可負擔住屋。如果他們沒拖欠房租怎麼會遭驅逐?你知道嗎?過去幾個月,我們遇到很多人都按時繳房租。如果他們有繳房租,就不可能遭到驅逐,如果還是被驅逐,那就是違法,但房東又沒必要提供社會福利,那是政府的責任。」

光是過去兩年,1/3申請收容所的紐約人也就是3萬3千人,是因為遭到惡房東驅逐,但10幾年來問題早已存在。r-NEW-YORK-HOMELESS-large570

街友聯盟派翠克馬基:「彭博擔任市長的11年,永久性輔助住屋方案全都沒有了,讓許多有孩子的家庭住進收容所。」

大企業家彭博當市長的11年期間,1/3被列為可負擔住宅的單位消失了,但收容所卻持續增加,市府當時承租許多公寓,然後改裝成收容所。

這位太太名下就擁有40間收容所,5年下來賺進市府9000萬美金租金,這9000萬美金都是人民納稅錢,許多收容所屋況糟透了,諷刺的是市府付給房東的租金。

收容所居民:「市府付房東2700美金。」

卻是同一區可負擔住宅的3倍。可負擔住宅住戶:「這棟公寓房租平均是900美金。」

現任市長白思豪2年前剛上任時,承諾增加可負擔住宅,但兩年過去了,半島記者訪問市府「無家者服務局」的官員,卻得到這種回應。

紐約無家者服務局卡蜜兒利維拉:「好了,下個問題。再問一個…下個問題。」

紐約市府一年收容、照顧無家可歸市民的相關支出,超過10億美金,卻仍有一半以上的家庭申請遭到駁回,可見解決問題的根本之道,並非全民買單當冤大頭。

收容所居民利托:「我們不需要更多房子變成收容所,我們需要的是負擔得起的住屋。」

而是紐約政府監督、抑制房價,讓辛苦打拚的人民,都能獲得一個價格合理的溫暖住家。


居住正義是全球性的議題,我們今天要關注美國紐約,類似社會宅的「可負擔住宅」政策行之有年,曾經有上百萬戶。但半島新聞獨家深入調查卻揭露,許多惡房東為了退出「可負擔住宅」方案,用盡斷水、斷電、拆浴室等惡劣手段來驅趕舊房客。紐約市府沒有積極管束惡房東,而是承租更多公寓來改成收容所,誇張的是,全民買單的收容所租金,竟是市場行情的兩、三倍。2012年以來,有3萬3千名遭房東驅逐的人,被迫申請收容所,僧多粥少的情況下,收容所永遠嚴重不足。




文字|http://news.tvbs.com.tw/entry/573752
數據資料|http://www.gothamgazette.com/index.php/demographics/3012-who-can-afford-to-live-in-new-york-city
圖|https://www.laprogressive.com/new-york-city-of-the-poor/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