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個野雞大學這麼不挑? 半年讓不識字”阿嬤”成為太陽能工程師…

瀏覽: 人氣

Posted on 2 4 月, 2015 by A-MO

至今太陽能技術已經跨足印度以外其他第三世界國家

赤腳大學於1972年由Bunker Roy創立,是一間致力於提高農村居民生活水平,在教育、技能培訓、健康、清潔飲水、婦女權益和太陽能發電等領域開展活動的志願者組織。

然而在印度,太陽能已經與生活密不可分,位於拉賈斯坦邦的地龍泥村(Tilonia, Rajasthan)的「赤腳大學」(Barefoot College)至今培養出超過383位太陽能工程師,其中有169位是文盲婦女。至今太陽能設備被廣泛應用於全印度超過16省,168個偏遠社區,支撐15,027個家庭和483個學校,根據2010年9月底的統計,太陽能設備每年可以製造六十萬七千瓦的電力,平均省下兩百萬公升的煤油。

聽起來似乎是下個世紀的救世主,那麼投入的成本會不會很高昂呢?人才去哪裡找呢?令人跌破眼鏡的是,在印度,這些太陽能發電廠通常設立在印度最偏遠最落後的地方,因為距離都市遙遠,無法得到便利的電力供應,這裡也是文盲最多最貧窮的地方,然而赤腳大學終極目標是讓村落得以自給自足,不需仰賴外來的知識份子,也能夠胼手胝足建立自己的家園。

受到甘地「理想社會」的啟發,要建立一個能教育靈性的社區,必須以社區為單位,無論經濟、衛生、教育、健康…都要能自給自足,唯有將掌握控制權留在社區,才能走向永續的未來。因此在赤腳大學裡,這裡不歡迎高教育菁英份子、也拒絕資本主義,唯有透過提供”服務”(service)給他人,才可以擁有崇高的地位。在社會階級的最底層,有許多人找不到工作,連基本的健康和生存都有問題,但在赤腳大學,祖母可以教育成為工程師,這是印度唯一設置在鄉村地區、由窮人建造與管理的大學,但多年來完成的成就,卻是政府始終做不到的事。

赤腳大學從土地出發
成立於1972年的赤腳大學,創辦人邦克·羅伊(Bunker Roy)博士出生於優渥的家庭,從小念的是印度的貴族學校,拿到博士學位後,他告訴父母:我想去小村落為村民工作,羅伊被歸類為聰明年輕的社會企業家。非政府組織(NGO)卻成功影響全世界,長期受到西方主流媒體的關注,2010年達賴喇嘛曾經親自拜訪這個腳踏實地,但頂天立地的另類大學。這個學校不頒發學位或文憑,主要教育農村成年人(其中大部分是文盲),讓他們有能力成為自己村裡的太陽能工程師、藝術家、牙醫和醫生;不只幫助貧窮女性接受教育以及給予她們謀生的能力,更成功地發展出太陽能與蒐集雨水再利用的技術。

1984年嘗試為健康中心發電的小實驗,竟然成為印度第一個太陽能的成功先驅,因為沒有電,所以連帶產生貧窮、疾病、失業、教育等問題,赤腳大學決定將太陽能技術去神秘化(demystification)及去中心化(decentralisation),不讓技術集中在少數知識份子或富人手上;相反地他們積極培訓貧窮婦女,幫助她們有謀生以及回饋社區的能力。

並非每個社區都可以成立太陽能中心,唯有偏遠或貧窮的黑暗村落才有資格申請,首先,機構會讓村民瞭解大陽能所帶來的效益,之後若是全村一致認為需要發展太陽能,這時”社區環境委員”(Village Environment Energy Committee,VEEC)便自然形成。

由村民組成的委員會,會實地調查需要加入的家庭,依照不同收入標準,每個月共同支付一筆合理的費用,這裡的收費基礎在於每一戶每個月大約花費多少金錢購買煤油或相關電力支出,共同支出同時也讓參與居民產生認同感。基金成立後,下一步是訓練太陽能工程師(Barefoot Solar Engineers,BSEs)定期維護太陽能系統,以及定期開工作坊,確保每戶家庭及公共區域的設備完好無誤,為了避免學員得到完整訓練後便離開社區,轉而到大都市謀職,赤腳大學培育出的工程師,於社區服務時間至少要超過五年。

”鄉村電力工作坊”(Rural Electronic Workshop,REW)定期舉辦的原因除了維護設備,收會費外,更增加社區的共治與互動機會,特別的是,太陽能電池五到十年間需要更換一次,居民共同開立”太陽能定存”基金,放在銀行的存款主要目的是支付未來電池的費用,不但如此,這筆村民的存款還會有利息;不過若是基金額度不到,村民就得另外支付不足的費用,然而這一切皆為全村共同決議與執行。

太陽能工作坊以深入簡出、淺顯易懂、邊做邊學的方式授課,別忘了,這些婦女很多大字不識一個,而且年齡集中在30歲到60之間,工作坊為期六個月,參與學員必須集中在一起上課,首先學習互信、互助與寬容,學習內容包括認識太陽能設備零件、測試功率、組裝、認識結構、設備維護等扎實而實用的技術。來自印度各地的學員,不只是文盲,更多情況是彼此語言不通,因此授課方式必須使用最基礎,最原始的語言,赤腳大學裡沒有分數高低的差別,只分為”具經驗”或”多磨練”的不同,也讓學習從”心”開始。

太陽能為社區帶來希望與光明

從2004年開始,太陽能系統開始跨足開發中國家,包括衣索比亞、非洲南美洲等。12月CNN報導關於”綠城市”時特別強調,在能源耗盡的時代,我們應該向弱勢國家學習。第三世界國家因為資源有限,但反而建構出更有效及更永續的太陽能科技。在日本因為311地震後,能源問題授到重視,建築業發展出”智慧型都市”(smart city),利用科技全程監控碳足跡、水足跡、及電功率的節能效益。CNN明白提醒,我們目前所處的都市情況日益惡化,該是時候思考如何定義建築、究竟該花費多少時間通勤、是否節約運用能源…

太陽能發電目前已經運用於家用電燈、公共照明、手電筒、太陽能鍋具、熱水器、去鹽淨水系統,大家應該很難想像,在印度或非洲,有許多地方是沒有供電設備,也沒有自來水系統,一點點的光明與一口乾淨的飲用水,對人們來說是彌足珍貴難能。赤腳大學裡沒有全職的學生,很多孩子白天必須辛勤工作,利用晚上時間學習,印度有150所夜間學校,共有超過三千名孩童就讀,兒童在很小的時候,被教育擁有自治的能力,將來也視公民參與為義務,因此太陽能燈具彷彿是夜校中閃閃發亮的星星,帶領他們走向光明的未來。

因為找到便宜有效的替代能源,印度無數個偏遠社區開始自給自足,不需要依靠政府也無須仰賴商業體制,在小小的社區裡,教育、健康、建築、濕地保育、女性就業能力,甚至手工藝術皆一一受到重視,因為婦女不容易到大都市求職,留在社區的結果是,幫助社區緩慢但永續地發展,太陽能工作坊的訓練提高人民就業能力,更加強社區之中人與人的凝聚力。

能源是上帝賜予人類最好的禮物,並非少數知識份子得以賣弄的商業機密,在赤腳大學裡,人人可以學習,並運用在維護社區的成長,不管是太陽能技術、教育、健康計畫,創辦人羅伊用遠見及創意,找出單純解決問題的方法,也許是我們在赤腳大學中,學到最重要的課題。
文字|@Simple 愛 特簡單 生活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