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正走向富人主導的社會

瀏覽: 人氣

Posted on 13 5 月, 2014 by A-MO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克魯曼(Paul Krugman)透過專欄狠批,當前美國社會由富人主導,因此有錢人更有錢,而這種不可避免的極端收入不平等趨勢,長期來看,勢將導致極端的貧富不均。
120322040410-effie-trinket-hunger-games-story-top
克魯曼指出,許多美國人受到了良好的教育,且勤奮工作,然而他們卻賺不到大錢,但以去年全美最賺錢的25位避險基金經理為例,他們總共賺到的210億美元(6340億元台幣),比美國全部幼稚園教師整體收入的2倍還要多,凸顯出上層中產階級與超級富豪之間的巨大鴻溝。time-is-money15

克魯曼直言,當代收入不平等的狀況,問題並不在於畢業生,而是在於少數寡頭。他指責,試圖對急遽加劇的收入不均狀況粉飾太平的人,總是避談真正的富豪賺取的鉅額收入,反而故意轉移焦點,談論大學畢業生收入增加的狀況,營造出透過教育與勤奮力爭上游的美景。




 
托馬斯·皮克提——法國經濟學家、長達700頁的暢銷書《二十一世紀資本論》作者——認為自由市場會造成財富分配不均,且這一局面會變得世代化,不利於選賢任能。其解決方案是大家平時掛在嘴邊的“向富人徵稅”。但如果真的讀過這本書,那大家心裡一定清楚,皮克提認為“長期來看,推動平等的主要渠道是傳播知識與技能”。
不管怎麼說,印度和巴西等國在1970、1980年代實施的稅率極高,但並未創造全民共享的經濟成果。相反,東亞國家識字率高,勞動力技能也在提高,他們同時實現了經濟增長和相對公平。這不是要反對高稅率,而是說,從長遠來看,教育仍然是重要議題。唉,這正是美國現在沒做好的領域。
如果說,讀了皮克提的書讓我們知道財富分配不均,經合組織(OECD)最近發布的報告則提醒我們,美國的知識分配不均同樣令人不安。該報告考察了發達國家成年人掌握技能的狀況。 3600萬美國成年人僅掌握低端技能。這不僅是指老工人。三項測驗門類中的兩大類——數學和技術效率——美國年輕人的成績都是墊底。這些在16至24歲之間的年輕人,正是踏入美國勞動力大軍的主力。
這是當今世界針對工作能力的第一次綜合性調查,分為語文、數學和技術三大門類。相對於國際學生測評項目(PISA)所調查的四年級和八年級學生,經合組織的此次調查針對的是解決問題能力,而非死記硬背。此項測驗的成績直接表明工作能力、工資和生產效率、健康狀況,甚至公共事務參與度和政治參與度。技術分配不均與收入分配不均緊密相關。



 
上述測驗表明,世界上各個地方的人都在年輕時技能最高,頂峰是30歲,然後逐漸下降。所以,如果一個人一開始就沒有接受良好教育,技術能力很差,其弱點將影響一生。
美國的境況非常令人不安。美國人均GDP世界第二,但這項測驗幾乎樣樣考砸。語文和技術能力都低於平均分數線,而16至65歲年齡段的算術能力則是倒數第三。有趣的是,皮克提的祖國——法國——大部分科目考得也很糟糕。
技術能力不平等,這也會世代沿襲。美國的最好成績和最差成績相差很大——雖然高分不如日本、芬蘭和荷蘭那麼多。家境優渥、父母受過良好教育的測驗者的成績,與家境貧寒、父母未受良好教育的測驗者的成績,兩者分數差距最大的國家即美國。
美國有很多工人參與的成年教育項目,擁有高水平的教育機構,投入的資金也不少。但美國卻比那些資源較少的國家考得更差。 (不,不能全怪移民。約半數經合組織成員國的成年移民比例高於美國。)
我們從此項研究中獲得的信息只不過是延續了PISA項目的結論。美國之所以成績下滑,原因不是自己不努力,而是其他國家正在迎頭趕上、甚至開始領先。美國的教育與培訓系統在新的全球條件下已經無法滿足需要。
情況沒有好轉的跡象。核心教育標準(Common Core)是各州州長採用的全國性標準。兩黨竟對此口誅筆伐,著實令人遺憾。許多家長從小沒有接受過高水平的教育,自尊心卻很高,他們一旦發現美國許多學校沒教好孩子,就暴跳如雷。 (這些測驗肯定有問題,他們家孩子最棒了!)有些自由派和教師團體不喜歡強調考試。 (雖然美國教師協會主席蘭迪·魏加藤【Randi Weingarten】贊成核心教育標準。)共和黨人現在站出來反對——雖然他們幾年前大唱贊歌——因為奧巴馬政府支持。
“(財富)與知識的融合併不是完全自然、自發的過程。這在很大程度上需要教育政策的干預。”皮克提寫道。也就是說,如果我們真的想糾正不平等局面,我們需要改革體制、加大投入——例如早期教育——然後早日落實政策。

對於保守人士希望民眾相信,創新者與企業家推動了當代社會進步,這些人創造了就業機會,因此才贏得了鉅額回報,但克魯曼反批,美國收入最高的人,大多是管理金融業務或擔任大型企業高層,其實稱不上經濟英雄,因為之前因失控的金融業引發的危機,至今陰影猶存,當初造成的數百萬計的工作崗位流失,以及數兆美元的經濟損失,到目前為止顯然仍未真正彌補過來。


 

 






圖|飢餓遊戲、鐘點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