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能安全|日本東海村JCO臨界意外事件簿|83天的燃燒

瀏覽: 人氣

Posted on 30 4 月, 2014 by A-MO

日本NHK有關茨城縣東海村JCO核燃料處理工廠臨界(Criticality)事故的記錄片。JCO工廠主要是從事鈾燃料轉化作業,將六氟化鈾、鈾礦或是黃餅碎片轉換至粉狀二氧化鈾或是硝酸鈾。

影片描述1999年9月30日日本東海發電廠三個工人曝露核能輻射的事件(現場93名及進來救援的100名,分別受到感染),其中最大劑量輻射的兩位已經往生了,另一個名叫大內久的35歲工作人員被送往東京大學附屬醫院,歷經83天的治療紀錄過程,雖然醫療團隊投入最新的醫療設備,但是仍然無效。

事故起因源於三名現場工作人員變更作業程序,將超過臨界質量的濃縮鈾倒入沉澱槽中,導致臨界發生。臨界事故指的是鈾燃料質量密度達到一定的量就會引發核反應,持續造成大量幅射線和放射性元素的釋放。


事故發生時,現場發生一道強烈的藍光閃過,此即是大劑量中子與加馬輻射。工作人員隨後進行緊急處理,但兩名操作人員已免不了嚴重輻射曝露。日本中央及地方政府紛紛成立對策本部,展開救災。經派員卸除沉澱槽外冷卻水,並將硼酸溶液灌注入沉澱槽後,才成功終止將近20小時之鈾燃料臨界。

大內久先生,身體被大量的中子線穿越,全身的染色體受到破壞,細胞無法再生,也失去免疫功能。

第一天右手開始紅腫和疼痛,白血球驟減到正常人的十分之一,醫生將他妹妹的白血球移植給他,開始前10天還可以和家人對話,慢慢地皮膚隨著黏貼而掉落,,皮膚無法再生,不斷剝落,渾身劇痛。肺部開始積水、呼吸困難,當時寫下「我想回家」、「不要」、「媽媽」等字眼,其間也曾費力地對太太說:「我愛妳。」此情此景讓醫護人員鼻酸!醫院插管人工呼吸之後,從此他再也無法和家屬說話了。

從第11天起,「無聲的戰爭」開始了,太太、兒子和父母天天來醫院拼命折紙鶴祈福禱告,只是這些紙鶴無法放在無菌室。

妹妹的輸血開始在大內久身上起了一些些作用,帶來一線希望,但是一週之後,血開始病變,出現異常染色體。開始腹瀉得很厲害,有時候一日量超過3升,3星期後,腸道開始出血,半天就必須輸十多次的血,皮膚的血液不斷滲出,護士人員必須花半天的時間協助醫生處理,看了都讓她們感到心疼。眼球乾燥出血,看起來好像是「流血淚」,病變擴及全身,為了防止失去太多水分,而給予植皮,皮膚已經沒有了,植了皮卻無法附著上。

一個月後,右手的細胞死亡殆盡。醫護人員沒人敢說出讓人失望的話。事後一位醫師說:「我不知道為了什麼而做?我這麼做有什麼用呢?」看著他靠機器而活,卻又只能想讓他活下去。
兩個月後,大量出血,大量輸血,心跳每分鐘120次以上。

第59天,心跳停止。急救後,一小時候恢復心跳,此時腦、腎全癱瘓了,奄奄一息靠著機器活下去。他的家人一直到最後都沒有放棄希望,這也是支持醫護人員的動力。媽媽寫下:「兒子,加油!」爸爸寫下:「堅持到最後!」

第65天,血液再度異常,病變侵襲白血球,不斷地輸血,最後幾乎沒有紅血球,醫護人員已經山窮水盡,進退維谷了。

第81天,家屬告訴醫生:「如果心跳停止的話,就不要急救了。」妻子對大內久說:「希望你可以度過2000年。」此時所摺的紙鶴已經將近1萬隻了。

第83天,太太和就讀小學的兒子一起來探望,首次取下面紗,太太第一次強忍著眼淚哭,兒子說:「爸爸!加油!」當晚停止呼吸,83天的戰鬥畫下句點。

負責醫療小組的前川醫生說:「輻射改變了每個細胞,肌肉失去纖維,唯一還保有纖維的器官是心臟,只有心臟頑強地跳著。人類創造的東西,一失足便是萬丈深淵,這萬丈深淵是我們醫療人員未曾涉足過的,不管擁有多麼先進的醫療手段和設備,我深深感到有些事情是無法戰勝的,破壞力是極大的!」

後來大內久太太寫了一封信給他:「也許我過於悲觀,只要核能沒有被人類完全控制,這樣的事故就還會發生吧!本性難移,我無法相信人類,如果做核能相關工作的人們還無法保護自己,那就請醫療部門不辜負我先生付出的生命,救救今後那些不幸的犧牲者吧!」

流著眼淚看完這部影片,12年前的事故,還是無法讓世間警惕,今日的福島災變,造成更多受難者,人為的貪嗔癡才是世界災難的主因啊!每個人都要學習做一個真正的公民,一起監督政府,「為自己發聲」!


照片恐怖-請慎入
篠原理人是另一名遭重度輻射曝露的人, 在經歷6個月治療後, 由於體內再生能力喪失離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