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NO》漫畫版,作者陳小雅:想要作的是直拳般的對決

瀏覽: 人氣

Posted on 2 3 月, 2014 by A-MO

這次成為《KANO》漫畫版的作者,開頭也同樣並非她自己的選擇。當然,她是魏德聖導演的影迷,「我還記得當時的《海角七號》,是我們難得全家人一起去看 電影,我還記得當時全家人一起去看、一起看完都覺得很好看的感覺。後來知道要拍《賽德克.巴萊》,我就很興奮。每天都追蹤劇組寫的yahoo部落格,就好 像從頭到尾參與了一樣。」

不過這些電影公司或這次的出版社遠流當時未必知道,也未必知道陳小雅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從中學看到課本裡的相關章節,就一直對原住民文化很有興趣,不時會自己去找了很多書來看;但她這次受到出版社的邀請,當然沒有太多考慮,就決定接受這樣的挑戰了。

從2013年的一月首次接觸,她就知道這次工作的艱鉅。當然一直是漫畫迷的她,一直以來比較喜歡看的是少年漫畫,自然也有熟悉的棒球漫畫沒錯,比如《棒球 大聯盟》、《鑽石王牌》或安達充的《H2》她都很熟悉,但她對棒球的理解並不很多,她去找了很多資料,甚至自己花了不少錢去買了好幾本日文資料書,能參考 之中的棒球動作來作畫。


不只是作畫的技術性問題,漫畫與電影本就是全然不同的媒材,她必須先做完這樣的改編轉換。她有電影的劇本可以參考,後來也看過了一些拍攝的片花(當時都還沒有配樂,若是球場有特效的部份,背景也還都是鮮綠色的KEY版),對她來說,很自覺的轉化,就先從媒材差異上做考慮。

「電影的表現是綜合式的,比如某些對白可以不用講完,靠場面與影像給的氣氛,觀眾就能明白;又或者在表現上,有作一些時間軸的錯置」,但她很快就決定了改 編漫畫版的表現方式,她把握緊的雙拳交叉在胸前,「這漫畫的表現是直拳式的,想要作的是直拳般的對決。在創作的過程裡,我把自己放在後面,把重點放在畫出 什麼角色、什麼故事,讓讀者認識這些角色,看完這個故事,就能有自己的感受。」

kano陳小雅002

(攝影/但以理)

在她的漫畫版裡,她特別喜歡的角色是兩個極端,一位是作為主角的吳明捷,「他是那種把事情放在心裡的人,但他一直在面對自己的矛盾,有勇氣面對自己。」另 一位是平野,「他好像一直都很開心很單純,當聽到甲子園為目標,吳明捷會先理智地覺得不太可能,他就會想:『每天都努力一點,而且每天都聽教練在講,好像 甲子園就在嘉農隔壁』,這樣的人,可能旁人看來會覺得有點呆,但我覺得這樣的人是很讓人羨慕的。」

「這部漫畫的核心主旨和電影其實是一樣的,只是表現的方式不一樣。這是一個講『不要放棄』的故事。而且是真實的故事,其實我一開始看劇本和資料很驚訝,因 為只要有紀錄的,連哪個打席誰在幾壘什麼結果、什麼時後有沒有換投手,全部都要按照真實歷史來做。但這真實的歷史說起來就是那麼戲劇化那麼動人。嘉農在這 一年之前,真的是支分數都拿不到的球隊,隔年卻以被嘲笑是『雞尾酒球隊』的組合打進甲子園。」 因緣際會之下,陳小雅目前兩部出版作品,都是台灣土地上真實的故事,對她來說有什麼不同呢?「兩部作品,都是真實人物,但一個是先認識人再去找故事;另一 個是先知道故事才去認識之中不同的人,這應該是最大的不同。但看完故事一想到這是真實歷史,那種感動,是一樣的。」

「我希望讀完這個故事,若是青年或壯年的讀者,能想起自己的心還能不能那麼單純,能不能還那麼足夠相信自己;少年讀者能想起心理那種單純與勇敢。」對於說起這些話來,顯得有些超齡的《KANO》漫畫版作者陳小雅;同時也作為喜歡手塚治虫荒川弘尾田榮一郎,與冨樫義博的漫畫迷陳小雅;過程裡什麼最難畫呢?她跟我們說,「棒球都很難畫!」

在訪談結束後,她知道我們有打過棒球,另外請教了些棒球的技術,幾種球種在投球時的手肘手腕怎麼運用、打擊時的關節與重心轉換等等,希望一一慢慢拆解作給她看,然後她就在受訪的書櫃與會議桌旁,很認真地開始直接模擬,反覆地操作與詢問。

她之後致謝並說明,這樣她回去看那些嘉農留下來少數的甲子園比賽影片,看他們的動作就更能看懂了。我心裡才想著,甲子園,是個很難到達的夢想之地,但本就 是少年們的戰場與冠冕。而以這位言談嚴正而超齡的創作者這種努力態度,若是時刻鍛鍊,當她若是用同樣年輕而發亮的眼神,說的是要去到甲子園,那有誰能夠斷 然否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