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叔走了,一個時代也這樣過去了!

瀏覽: 人氣

Posted on 4 11 月, 2013 by A-MO

從兵演兵到兵唱兵,到舞台上的臨時道具,到《推手》,走得很漫長,很艱苦,也很快樂。幾十年來,無論是快樂和痛苦,成功與失敗,都懷念我一位恩師,他常常用一句拉丁話來鼓勵我,那就是:Gloria tibi Domine,一切的榮耀都歸於天主! 陸軍340 師、49 師,所有的老長官、老戰友們,我與你分享。─第二十八屆金馬獎最佳男主角郎雄得獎感言







1991年,剛過耳順之年的郎雄憑著在《推手》飾演拿下金馬獎最佳男主角獎,那也是李安在美國蟄伏六年以後第一部長片,兩人接續在《喜宴》與《飲食男女》合作, 從此,「郎叔」成為李安早年三部電影、也是許多影迷心中最具代表性的「父親形象」,郎叔對於李安的意義也特別重大。2002年,郎叔過世,李安泣不成聲。今年,《李安導演‧父親三部曲》數位修復的藍光以及DVD已正式發行。在《那時此刻》電影專書中,李安也談起郎叔的懷念…

李安:郎叔走了,一個時代也這樣過去了

(口述:李安/文:陳嘉蔚/圖:中影股份有限公司提供)

第十三屆(1976)最佳男配角,《狼牙口》

第二十八屆(1991)最佳男主角,《推手》

第三十屆(1993)最佳男配角,《喜宴》

第三十九屆(2002)終身成就紀念獎

***

《推手》讓郎雄獲得金馬影帝,得獎那刻,他以一貫沉穩感性的口吻,感謝軍中的同袍、感謝天主,動人的致詞感染了所有觀眾。下台後,他又恢復平常幽默,「做學生的時候老師說我是頑劣份子,做兵的時候是調皮的兵,做演員是靠邊站的演員;時間久了,老師發覺我是好學生,長官說我是好戰士,他們也認為我是好演員」但如同郎雄隨後所說:「一夜之間可以產生一個明星,一夜之間不可能產生一個好演員。」

他精湛的演技,是他一輩子努力淬鍊的成果。《推手》之後,郎雄和李安又合作了《喜宴》和《飲食男女》,而《喜宴》又為他獲得一座金馬獎最佳男配角。李安說:「我很少用同樣的演員,只有郎叔,只要他在世,我拍的華語片都有他,尤其是前面三部曲,到了第三部(《飲食男女》)是為了他拍這個戲,是唯一的一次。」如同李安所說郎雄提供的父親形象,擁有一張五族共和臉、歷經中國變動的大時代,郎雄所代表的不只是兩地的遷徙,更是世代的轉換,讓他不只是李安電影中的父親,也是這一代華人對父親共同的感受、記憶。

2002 年,郎雄離開了我們,回到他最敬愛的天主身邊。金馬獎邀請李安和歸亞蕾回來頒發他的終身成就紀念獎,李安回憶當時:「我下台的時候,看到郎叔的太太包珈姐,那時候完全沒有辦法克制,我就抱著她大哭了一場。對我來說,好像不只是郎叔走了,更像一個時代也這樣過去了,就在金馬獎的後台。」

【那時此刻:金馬五十特別紀念】

行人出版。金馬執行委員會籌備超過一年,一網打盡歷屆最佳導演、男主角、女主角共112位得主。透過工作團隊親自訪問、攝影,獨家為他們留下最新的身影;或是由合作密切的影人回憶點滴、專研的影評學者為之撰文,書中有許多動人的回憶和語錄。除了深入探索每位金馬得主的內心世界與從影道路,書中還能首度看到金馬獎座歷經半世紀的造型變化,以及歷屆頒獎典禮最經典的畫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