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是馬拉拉?

瀏覽: 人氣

Posted on 28 10 月, 2013 by A-MO

一名美麗的16歲巴基斯坦少女,一年前因替女性爭取教育權遭遇塔利班槍擊,卻奇跡般地和死神擦肩而過。在這短短1年間她差點成為最年幼諾貝爾獎得主,她的生日被聯合國定為一個特殊的節日“馬拉拉日”,她在世界各地演講、出書,接受多個大國首腦的會見……
一年前巴基斯坦維權女孩倒下去,而一個少女政治家馬拉拉誕生了。這個16歲的奇跡是如何創造的,她年輕的身後是否有人為其策劃?
1 “殺了馬拉拉”
馬拉拉在接受英國《衛報》採訪時回憶起槍擊她的男性:“20多歲,很年輕,甚至可以稱之為男孩,下手時他的手在抖”,馬拉拉認為襲擊她的人被洗腦,“我不能想象去傷害這個男孩,甚至是用針,我相信和平和憐憫”。
一年前的10月9日,巴基斯坦西北部斯瓦特地區,兩個蒙面男子衝入一輛校車,一個男人掏出槍問道:“誰是馬拉拉‧尤薩夫扎伊?”沒人做聲,但她們都不約而同把目光投向一個棕色皮膚,大眼睛,眉目成熟的女孩。她就是馬拉拉。持槍者朝她臉頰和脖子扳動兩次扳機。
隨後,塔利班宣稱對此事負責:“馬拉拉是代表黑色魔鬼奧巴馬的美國間諜。”塔利班說如果馬拉拉逃過一劫,一定會再想辦法追殺她。
這時的馬拉拉已是巴基斯坦首個“國家和平獎”得主,2009年不到13歲的馬拉拉開始為BBC寫博客,以親身經驗批判塔利班禁止女孩上學的政策以及恐怖活動。
被政府和西方國家首肯的馬拉拉也引起塔利班的不滿,“殺了馬拉拉”,據報道,巴基斯坦塔利班的狙擊手研究馬拉拉上學的線路近一個月。
馬拉拉最終逃過一死出國治療,塔利班此後多次揚言要置她于死地,“只要馬拉拉回到巴基斯坦,我們肯定會再次追殺她”。
2 16歲的“政治野心”

125565683_11n

  10月11日,華盛頓,馬拉拉參加由世界銀行舉辦的“國際女孩日”活動。

125565683_21n

  10月11日,奧巴馬家人請馬拉拉到白宮做客。

馬拉拉的自傳《我是馬拉拉》中寫道她遭槍擊後醒來的情景,“……我無法說話,醫生遞過來一個字母板,我拼出來的前兩個詞是父親和國家”。
經過數次手術,治療和康復的數月中,病床上的馬拉拉還像一個普通的少女:她想念家人,聽著父親在電話那頭的聲音流淚。因為腦部手術馬拉拉左半部的頭發被剃掉,“我花了很長時間留的發型沒了。”
而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全球大大小小258個獎項提名成為了這個花季少女名字的前綴。
3月,剛出院的馬拉拉被提名為2013年諾貝爾和平獎候選人,成為史上最年輕候選人;4月登上時代雜志封面並被選為全球最有影響力百人;7月聯合國宣布將她的生日定為“馬拉拉日”;10月出自傳《我是馬拉拉》。自今年9月份以來,馬拉拉已經被頒發了6項國際獎項,包括歐盟的薩哈洛夫人權獎,曾獲此項獎的還包括南非人權鬥士曼德拉,以及緬甸的昂山素季。媒體稱這意味著,馬拉拉已經進入了精英政治家的行列。
馬拉拉同時也確實表現出了政治家所應有的素質,7月12日,馬拉拉16歲生日當天,她在聯合國發表了槍襲後首次演講:“書和筆,才是全世界最強大的武器”,16歲的少女戴著被刺殺的巴基斯坦前總理貝托的頭巾,語氣鏗鏘。
奧巴馬夫婦把馬拉拉請到白宮做客,16歲的小姑娘趁機勸奧巴馬,不要美國派無人機襲擊巴基斯坦目標,那只會傷及無辜,惹民眾不滿,激化當地恐怖主義。
在美國接受採訪時,馬拉拉再次表示出了“政治野心”:“我要成為巴基斯坦總理”。
3 西方導演的肥皂劇?
“在巴基斯坦,並不只一個馬拉拉,這個馬拉拉已被人們捧上天。但其他那些被摧殘的可憐少女怎麼辦?”,巴基斯坦民眾中有這樣的質疑。
相比西方媒體一邊倒的讚譽,在馬拉拉的家鄉,卻有截然不同的聲音。巴基斯坦人將其視為西方導演的肥皂劇。一些人認為,她成為西方的代理人,更有質疑認為馬拉拉的傷是偽造的。
“數千兒童在這裏生活在塔利班的陰影之下,每天都面臨威脅,馬拉拉的那些海外觀點對這裏的女孩一點用都沒有”,一名在當地銀行工作的職員說。
“馬拉拉爭取教育的行為與西方議程相呼應,西方對她的讚美是虛偽的,因為這使人忽視許多無辜的受害者,如美國無人機轟炸帶來的傷亡”,一位巴基斯坦專欄作家在文章中寫到。
爭論背後的馬拉拉已成為巴基斯坦的一個政治符號。巴基斯坦記者賽提說,“自由派人士認為馬拉拉被襲事件會是巴基斯坦的一個轉折點。明年舉行的巴基斯坦大選會讓馬拉拉事件更加政治化。”
4 “無償”的幕後團隊
聯合國難民署親善大使、好萊塢影星安吉麗娜‧朱莉4月宣布,啟動“馬拉拉女童教育基金”,馬拉拉將會管理該基金。
小小年紀巨大成就,事實上,她的背後的確有一群人在幫助她。
近日,在做客美國最受歡迎的時政脫口秀《每日秀》時,毒舌主持人喬恩‧斯圖爾特驚嘆于馬拉拉的穩重和成熟,開玩笑地問馬拉拉,“我知道你的父親在後臺,他為你自豪,如果我要收養你,他會不會生氣?”
另一位折服于馬拉拉的名人畫家喬納森‧楊,4月曾為馬拉拉畫了一幅名為“閱讀的女孩”的肖像,喬納森說,他起初有所保留,“太多的人將自己的想法投射到這個人物(馬拉拉)身上,但在見到馬拉拉後,我的顧慮煙消雲散了”,“她的智慧超過了她的年齡”。這幅肖像後來在展覽中被出售,所得資金捐贈給馬拉拉基金。
巴基斯坦媒體一篇文章稱,馬拉拉由世界最大公關公司之一的美國愛德曼國際公關公司協助,去年11月份開始為馬拉拉工作。現在採訪馬拉拉需要至少等上2個月。“政治家、記者和出版商將她變成一個全球品牌”,報道稱,該公司的客戶包括星巴克等知名跨國企業。該公司發言人回應,目前有一個5人的團隊在支持她,而他們為馬拉拉家族的工作是“無償”的。  本版撰文/新京報記者 李丹丹


A-MO麥冬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