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保法大鬆綁 水庫集水區可開發

瀏覽: 人氣

Posted on 2 9 月, 2013 by A-MO

「一旦水保法修法通過,50%的國土全部葬送,大家也不用去反核了!」身穿白色POLO衫、白色帆布鞋的台灣護樹團體聯盟成員張美恩,今(16)日上午在監察院門口激動痛斥。針對農委會與環保署近日相繼修訂水庫集水區相關法令、鬆綁開發限制,各環保團體集結抗議,張美恩尤其大力譴責水土保持法修法的荒謬,講到憤怒處聲音很緊繃,表情看似欲哭。

外型活潑的張美恩,發言卻很沉痛。她劈頭就在大太陽下發問「台北熱不熱?」群眾作出肯定的答覆後,她說明,地球的氣溫不斷攀高,台北市卻還打算繼續砍樹,最近華光社區、南港瓶蓋工廠的樹群也將不保,而未來,如果山頭和水庫也能胡亂開發,地球只會越來越熱,電永遠都用不夠,這豈不是政府自作孽的惡性循環?

針對水保法的修法不當,張美恩舉例,水保法第16條原本規定水庫集水區應劃為特定水土保持區,修法後加了6個字上去,變成水庫集水區內「須特別保護者」,應劃為特定水土保持區;雖然只加了這6個字,定義卻很模糊,須特別保護的標準,可能也由官員隨意判定。

張美恩擔憂,如果只有土石流潛勢溪流、崩塌地等才算作「須特別保護」的地區,等於是釋放出83%、172萬多公頃的土地供開發,這個面積相當於台灣國土的一半,因此她痛斥,政府出賣了一半的台灣。

張美恩認為,水保法直接影響到水源、氣候、土壤等與生活密切相關的生態,不會比核電問題來得不迫切,她更激動地說,萬一水保法真的修法通過,「大家也不用去反核了,反正50%的國土全部葬送!」

水保法之所以要修法,張美恩認為是政府在圖利財團,使經濟開發與生態保育變得不能平衡,但張美恩表示,人絕對不是只需要水泥就可以活、每天躲在101百貨公司裏面就可以活,這條人定勝天的路,實際上勝不了天。

發言至此,她已氣得聲音發抖、微微哽咽地說,對於台灣的山土,這樣子的破壞實在令她不能再忍耐,她更指著一旁的江翠護樹志工潘翰疆,說明潘翰疆先前為了堅守一棵樹,不讓砍倒,就吃喝拉撒在樹上12天。張美恩痛批,現在這到底是什麼政府,人民連想要保護一棵樹都這麼辛苦。

張美恩表示,請把生存權還給人民,不要連一口水都讓人民喝,而且「我也不要喝財團的大便水」,她指出,高級觀光飯店涵碧樓的汙水就曾處理不當,屎尿通通排進日月潭水庫裡,她反問現場民眾,這樣子的環境,大家還覺得可以再開發嗎?

最後,張美恩緊握麥克風呼籲所有的公民,不要相信一個人就沒有力量,就算是一個人,也要盡力去瞭解這個議題的嚴重性。|新頭殼newtalk 2013.08.16 王立柔/台北報導|


〔記者邱燕玲、劉力仁/綜合報導〕行政院院會昨通過水土保持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未來水庫集水區內除須特別保護者劃定為「特定水土保持區」外,其餘水庫集水區可進行開發;已劃定為山坡地範圍的土地,經報行政院核定公告即可變更。但環保團體痛批此法為「亡國之法」,台灣會完蛋。

須特別保護者 劃為特定區

台灣地區共六十三座水庫,其集水區面積為二○五萬三九二○公頃,約占全台山坡地面積七十八%,依現行規定全區都是特定水土保持區,並禁止開發行為,農委會認為「嚴重影響民眾權益及國家經濟發展」,且涵蓋大面積無土砂災害區,不符水土保持立法意旨,因此大幅鬆綁至今已逾九年未修正的水土保持法,昨經行政院院會通過,將送立法院審議。

現行劃入山坡地範圍的土地若要變更,涉及國土保安及國土復育等重大問題,但草案增訂,若因保育需要、自然形勢之變化或社會環境變遷等因素,中央或直轄市主管機關認有變更必要且無礙水土保持者,應報請行政院核定公告之。

現行的特定水保區將水庫集水區全區一律劃設,農委會認為,這未考量地理環境及保護需求,禁止任何開發行為的妥適性有必要檢討;草案因此將現行「水庫集水區」應劃為特定水土保持區的規定,放寬為「水庫集水區內須特別保護者」應劃為特定水土保持區。

李鴻源指日月潭 毋須太嚴

內政部長李鴻源表示:「山坡地的開發條件要訂清楚,比較適合低密度、低衝擊的開發,不可能大規模開發,也沒必要。」他也正請內政部營建署擬訂「低衝擊開發」的聖經,「訂出規範,才能執行」。

對水保法開放水庫集水區可開發,李鴻源認為,若像翡翠水庫、石門水庫這種水質供應型的水庫,要求應嚴格點;但若像日月潭,就沒必要那麼嚴格,可做區隔。

環保團體 痛批台灣會完蛋

蠻野心足生態協會秘書長林子淩表示,水庫集水區以水資源保護為目的,容許開發為少數例外。行政院這次修法,反而是以容許開發為目的,保育為例外,違背國土敏感區劃設的宗旨。所謂低衝擊開發,更處處流露出敗壞土地倫理的政治與利益算計,將導致國土大崩解。

綠色陣線協會常務理事林長茂表示,氣候變遷導致各國災難頻傳,別人正加強保護山坡地及水源地,卻只有我們急著鬆綁,一旦水庫集水區水質惡化,政府就得增加治山防洪、改善水質的預算,全要納稅人買單,財團則坐享開發之利,這個法是「亡國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