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政府、小警察|大埔事件包圍內政部後

瀏覽: 人氣

Posted on 21 8 月, 2013 by A-MO

剛結束歷時28小時的勤務。
不敢說累,因為有更多的同事比我累。
前後加起來連續上班40小時以上的大有人在。
這段期間,就算偷得一閒半刻闔眼休息。
頂多也只是短暫的半小時不到,無線電一叫。
更是隨時要打起精神,火速整頓裝備趕赴現場。
這就是我們的警察勤務條例,廢紙一張。
這就是辛苦、弱勢的台灣警察。
如果在玻璃門外抗議的民眾,是民主的推動者。
那在內政部戒備的警察,也可說是民主的守護者。
民眾選擇用吶喊、靜坐、行動去改革這塊土地。
而警察用守望、維持秩序、確保安全來守護這些人民。
既然兩者的出發點都是為了讓國家變得更好。
那警察的身分,跟『民主』就不該有衝突。
昨天8月18日(2013),大批的民眾湧入內政部門外靜坐。
從昨晚22時靜坐開始直到今日下午6時全部結束。
過程中警方並無驅離,民眾也無衝撞內政部玻璃門。
漫漫的長夜,昏黃的燈光、直立的警盾、疲憊的歌聲。
警察倦了,多少的輪休被停止,超時的勤務用健康來扛。
想回南部的家啊~看看父母、兒女,那一日,遙遙無期。
民眾累了,多少日的輪番抗爭,用身體去抵抗政府。
想回家好好休息啊,而有些人,家?又在何方。
誰該為此負責呢?想當然耳。
署長說我不知道,找部長。
部長說我不知道,找院長。
院長說我不知道,找總統。
總統呢?出國去了。
於是民眾癡癡的盼呀…盼著那扇門打開,走出一個人。
給他們一個承諾,讓他們不用繼續奔波,享有公平的人生。
於是警察默默的等呀…等著一個人出現,警方為他開門。
給活動一個段落,給警察好好休息,回家享天倫之樂。
但沒有,這終究是場夢,一場只存在於夢中夢的天方美夢。
從深夜到清晨,從正午到黃昏,20小時過去了。
警察與民眾,演了一場沒有互動的對角戲。
中間穿插了一位官員的出場,但問題依舊存在。
以當時現場的狀況,身心俱乏的兩造雙方,已疲憊不堪。
此時只要有一人願意負責,願意給民眾承諾,登高一呼!
哪怕是做秀,哪怕是為解燃眉之急的一時之舉。
必定可以盡快排除狀況,讓雙方盡快休息。
但沒有,我們的政府,連作秀的能力都失去了。
一個連作秀都不會的政府,我們姑且可以稱他為。

『無能政府。』

晚間六點。
終究是散去了,民眾撿拾地上的紙屑,悄悄離去。
警察望著滿布貼紙的玻璃門,沉默著沒有回應。
某些嗜血的媒體到最後仍是失望了,沒有對立。
沒有焦點的模糊、沒有衝突。
沒有新聞。

我們的政府,當真以為相安無事?
殊不知,沉默,才是最可怕的力量。
今晚離去,大埔案的發言人信誓旦旦地跟媒體說:
「這只是個開始。」我完全相信他們所說的話。
因為以民眾的力量,也只能夠為這社會帶來「開始」
發現問題的「開始」、爭取福利的「開始」,種種不同的開始
而「結束」,是政府的責任所在。
只要我們的政府不願意承擔與聆聽,實際改革不公平的制度。
人民的怒吼與抗議,必將永不止息、永無「結束」

辛苦了,遠從各地前來內政部支援,沒日沒夜工作的台灣警察。
辛苦了,由南到北搭車來抗議,希望得到答案的台灣人民。
受夠了,連作秀都不會的無能政府。




來源:http://ppt.cc/QHsD
作者:Pan Christopher
圖片來源:http://ppt.cc/XS4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