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人的進擊展

瀏覽: 人氣

Posted on 10 6 月, 2013 by A-MO

澳洲超寫實主義藝術家 Ron Mueck 的創作項目,就是雕塑出超級逼真的巨型人像,
每當民眾前來參觀作品時,總是對如此細膩寫實的雕塑作品讚嘆不已,若非親眼見到,真的很難以想像這是
” 人造塑像 ” ,或許說是巨人被剖一半,大家還比較願意相信。

不管是老爺爺手臂上突起的血管,或是老奶奶被握住的手臂所產生細微的紋路,完全跟真人一模一樣,
即使仔細觀察,還是沒有辦法察覺任何異狀。在欣賞這一系列的照片時,完全是呈現目瞪口呆的狀態,
因為不只是皮膚的表現,包括最難模仿的神情都雕塑的如此真實。

真實到令人難以置信的細膩做工外,他所創作的雕塑作品,另一項特色就是比真人大或是
小上數倍的體型,他本人表示:「如果這些作品的尺寸和真人一樣,那麼就一點
都不有趣了」。為了呈現他想達到的趣味性,他選擇挑戰難度高上許多的巨型或者微型雕塑。

Boy(男孩)1999,巨大、引力、壓迫、緊張的雕塑物,正從視覺衝出,把影像式的解讀,轉變成三度空間的裝置,如童話故事般的元素放入整個場域,達到立體的最大張力,這就是 ” 超寫實 ” 作品。

Big Man(大男人)2000年,從觀賞的角度看來非常的巨大,擁有視覺上的真實震撼,但又有一種難以相信的真實假像,另人激賞。在現代雕塑當中,巨大是呈現雕塑的要點,但超寫實主義雕塑的過程中,細膩和真實並存在人們眼前,讓我們產生一種現實的虛幻,如同問說:這是真的嗎?在這一件作品中,Ron Mueck的寫實把雕塑重新用空間劃分出一個與現實世界欲近又遠的濃濃氛圍。

 

MaskII(面具II)2002,就像是布朗庫西沉睡的穆斯一樣,造形在寫實裡面也有動人的一面,放大的面部,從毛孔、皺紋顯見出雕塑家的功力深厚。

In Ben(在床上)2005,也是一件超巨大的雕塑,冷靜的空間中躺著一位憂愁的婦女,空氣中像是迷漫著一股焦慮,一種掛念,故事內容已然立體化,這種超寫實的手法就跟攝影一樣,擷取了當時的感覺,成為當代藝術語彙,就像是攝影照片中的情緒凝結,雕像的表情真實的讓人無法持續凝視。

 20 世紀,現代主義最大的特色即是,都市的興起和都會化,在這樣一個越趨擁擠的空間中,人和人之間的相互關係產生了變化,也間接影響了他的作品。Ron Mueck 他初期經常接觸變體的工業製造,後來花了將近十年時間,用矽膠和玻璃纖維創作,作品都是以真人大小去縮放比例,打造了栩栩如生的擬人塑像。

Ron Mueck的雕塑作品擅長分析、解析真實世界和夢幻世界的衝突和抵觸。議論、思索、恐懼、無表情、離異等,圍繞在人與人之間或人與自身的互動,但人物所表達出來的情感能直擊人心。他的人體作品強調細節的逼真和細膩,無論是血管,皺紋還是體毛,都如實的被表現出來。

在20世紀90年代中期,他重新定義了當代超寫實雕塑的審美觀。如亨利.米勒所言:「藝術的真諦在於大破大立……藝術家無形中替他自己定下了任務,就是推翻現實的一切價值,把他四周一切混亂的情形,編列成他自己特有的一種秩序,並且製造傾軋與混亂,因此藉情緒的發散使死人可以復活。」


A-MO麥冬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