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格蘭傑 威士忌 犀牛的形象由文斯•威爾瑪用了9支鉛筆耗盡60個小時創作而成

瀏覽: 人氣

Posted on 7 月 3, 2012 by A-MO

平面藝術家及設計師文斯•威爾瑪(Vince Verma)對完美主義有著深刻的領悟。他出生在英國德文郡,作品已經在世界各地展出。文斯•威爾瑪堅持用鉛筆作畫,為了創作出滿意的作品,他經常不分日夜地連續工作–他的那些寫實風格的繪畫作品都是需要通過連續數日廢寢忘食的努力而創作出來。正是這種極其嚴謹的繪畫態度,使他的作品精確到近乎完美。只要一睹文斯•威爾瑪驚為天人的作品,讀者們就會立刻明白他為何要苛求每一個細節。

誰能更好地演繹格蘭杰威士忌中所蘊含的熱情和摯愛?今年,格蘭傑公司與文斯•威爾瑪合作,共同為其全球廣告宣傳創作了一組原創鉛筆繪畫作品,每一幅圖畫都展現出格蘭傑公司單一麥芽威士忌背後的深厚底蘊。

格蘭杰威士忌的製作方法獨具一格。為了確保成品的最佳口感和品質,格蘭傑公司堅持每個木桶只使用兩次。位於坦恩鎮的格蘭傑釀酒廠使用全蘇格蘭最高的蒸餾器,旨在確保獲取最純正細膩的格蘭杰威士忌。格蘭杰威士忌至今仍舊由當地的工匠使用蘇格蘭大麥和天然的泰洛希泉水釀造而成。

這項全新的宣傳活動為文斯•威爾瑪與格蘭傑公司令人期待的合作拉開了帷幕,同時也預示著雙方將在未來的各種宣傳和項目中開展更多合作。

“我們主要是想尋找一位同我們一樣擁有無限激情的藝術家”,格蘭傑公司總釀酒師梁思敦博士(Dr. Bill Lumsden)在接受采訪時如是說道,”我們想要尋找一位能夠理解’突破’精髓的藝術家,以便能夠創作一些非同尋常的東西。文斯•威爾瑪每一個階段的工作都極其繁重,但當你們看到成品的時候就會發現,作品簡直能夠震撼人的心靈。”

此次宣傳活動的主題是”傑作,源自不必要的堅持”(Unnecessarily Well Made)。為此,三幅宣傳圖已創作完成,開此次格蘭杰威士忌全球宣傳之先聲。第一幅圖畫是窖藏室的內景:畫中,一隻木桶正被推離–這展示了格蘭傑公司在執行嚴格的”每隻木桶只能使用兩次”的製度。第二幅圖畫是對蒸餾室內景的驚鴻一瞥,展現出用高挑雅緻的蒸餾器提煉出最清純原液的圖景。第三幅圖畫則更注重圖片形象的概念性意象表達。畫中的犀牛充分彰顯了文斯•威爾瑪令人嘆為觀止的作畫技巧–犀牛的形象由文斯•威爾瑪用了9支鉛筆耗盡60個小時創作而成。藉此,他本人以及格蘭傑公司的精神特質盡顯無遺每一幅作品都體現出如此精湛而完美的現實主義。

Glenmorangie Commercial – English version – Director’s Cut from Steve Fuller on Vimeo.

梁思敦博士補充道:”我們選擇與威爾瑪合作的另一個原因是,他的作品僅憑鉛筆和紙張表現,在我們這些並非訓練有素的旁觀者看來,這些作品如此完美,以至於幾乎與照片沒有任何差別。觀者只看見了漂亮的作品,而嫻熟的筆觸和不懈的努力才是讓人產生深刻印象的關鍵所在。我們在製造威士忌時也採用同樣的態度。格蘭杰威士忌只有三種成分:水,酵母和大麥。小啜一口,它完美的口感便在整個口腔裡瞬間瀰漫,正是那些背後的複雜工藝才能夠造就如此上乘的格蘭杰威士忌。”

毋庸置疑,文斯•威爾瑪精美的畫作也暗示了其背後創作過程的艱辛。 “每一幅畫作都耗費了我三至四天的時間,我經常會工作到深夜,並且深深陶醉其中,”文斯•威爾瑪說道。他又補充說,畫中的每一個場景都意味著獨一無二的挑戰。 “我刻意希望前兩幅畫不要太過於類似攝影作品效果,我希望它們依然可以被清楚地分辨出是’繪製’的。”與此同時,威爾瑪也表示,在第三幅畫作中,犀牛的表現手法打破了常規,在創作時,要突破動物的每一個平面、組織和波紋,以便用鉛筆以精妙的筆觸勾勒出動物眼中黑暗又展現光澤的部分。 “你必須將一切拆解開來,尋找它最基本的元素,然後從那裡開始著筆。”。

此次宣傳活動的主題是”傑作,源自不必要的堅持”(Unnecessarily Well Made)。為此,三幅宣傳圖已創作完成,開此次格蘭杰威士忌全球宣傳之先聲。第一幅圖畫是窖藏室的內景:畫中,一隻木桶正被推離–這展示了格蘭傑公司在執行嚴格的”每隻木桶只能使用兩次”的製度。第二幅圖畫是對蒸餾室內景的驚鴻一瞥,展現出用高挑雅緻的蒸餾器提煉出最清純原液的圖景。第三幅圖畫則更注重圖片形象的概念性意象表達。畫中的犀牛充分彰顯了文斯•威爾瑪令人嘆為觀止的作畫技巧–犀牛的形象由文斯•威爾瑪用了9支鉛筆耗盡60個小時創作而成。藉此,他本人以及格蘭傑公司的精神特質盡顯無遺每一幅作品都體現出如此精湛而完美的現實主義。

梁思敦博士補充道:”我們選擇與威爾瑪合作的另一個原因是,他的作品僅憑鉛筆和紙張表現,在我們這些並非訓練有素的旁觀者看來,這些作品如此完美,以至於幾乎與照片沒有任何差別。觀者只看見了漂亮的作品,而嫻熟的筆觸和不懈的努力才是讓人產生深刻印象的關鍵所在。我們在製造威士忌時也採用同樣的態度。格蘭杰威士忌只有三種成分:水,酵母和大麥。小啜一口,它完美的口感便在整個口腔裡瞬間瀰漫,正是那些背後的複雜工藝才能夠造就如此上乘的格蘭杰威士忌。”

毋庸置疑,文斯•威爾瑪精美的畫作也暗示了其背後創作過程的艱辛。 “每一幅畫作都耗費了我三至四天的時間,我經常會工作到深夜,並且深深陶醉其中,”文斯•威爾瑪說道。他又補充說,畫中的每一個場景都意味著獨一無二的挑戰。 “我刻意希望前兩幅畫不要太過於類似攝影作品效果,我希望它們依然可以被清楚地分辨出是’繪製’的。”與此同時,威爾瑪也表示,在第三幅畫作中,犀牛的表現手法打破了常規,在創作時,要突破動物的每一個平面、組織和波紋,以便用鉛筆以精妙的筆觸勾勒出動物眼中黑暗又展現光澤的部分。 “你必須將一切拆解開來,尋找它最基本的元素,然後從那裡開始著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