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父親的老家在離我家大約2小時車程的地方。雖然只是個普通的農村,
但是我很喜歡那裡的感覺,所以上了高中能騎機車之後,
寒暑假或假日時常一個人騎車回老家去玩。
阿公阿嬤也都會說「來得好!來得好!」,高興地歡迎我。
然而,我最後一次去的時候是在我要升高3之前,算一算我也已經超過10年以上沒再回去過了。
這並非是我「不想去」,而是「不能去」,其中理由就讓我慢慢地來說

【鄉野傳說】八尺大人(轉載2ch)

瀏覽: 人氣

Posted on 6 月 14, 2012 by Yi Ju Lin


那是剛放春假沒多久時的時候,難得一個風和日麗的好天氣,我便騎著機車去阿公家玩。
雖然還是有點冷,可是阿公家的外走廊被太陽曬暖乎乎、非常舒服,
我就整個人放開來輕鬆地坐在那邊休息。
就這樣趴了一段時間後,突然聽到




「啵啵、啵啵啵、啵、啵…」

的怪聲。聽起來不像機械的聲音,而比較像是人所發出來的。
而那發音聽起來的既是濁音又像半濁音的感覺。
我正想著「什麼聲音啊?」的時候,看見有頂帽子在樹籬圍牆上。

當然,帽子不可能是放在圍牆上。
那帽子就這樣往旁邊移動著,到了圍牆邊就能看見一位女子帽子。
原來那帽子是一位女子戴著的,而她身穿著白色系的連身長裙女性。
只是那樹籬圍牆可是高2公尺有啊。

頭能露在圍牆上面,那女的是多高啊…
當我因此感到驚訝時,她已離開了我視線之外,也看不到帽子了。
還有那「啵啵啵」的怪聲,也在不知不覺間不見了。

當時我只是認為那是本來身高就很高的女人又穿了超厚底的鞋子,
或者是有人男扮女裝並穿著高跟鞋之類的而已。
之後,我在客廳跟阿公阿嬤喝茶聊天時,就跟他們講起剛才這事。

「剛才啊,我看到很大隻的女的耶,有可能是男扮女裝吧」

說到這邊時,他們還只有「嘿~阿呢喔」的反應,不過

「長得比圍牆還高。又帶著帽子還發出『啵啵啵』的怪聲。」

當我一講到這裡,他們突然就愣住了。真是一下子就停止了動作。
之後,阿公立刻激動地好像非常生氣似地,
「啥時候看到的」、「在哪兒看到的」、「比圍牆籬高多少」
逼問我這些問題。

我被阿公驚人的氣勢壓倒,只好乖乖地一一回答,
之後他沈思了一下又馬上跑到走廊上的電話旁,不知道打給誰。
因為拉門是關著的,所以我也不知道阿公說了什麼。
但也許是我的錯覺,阿嬤看起來像在發抖著。

大概是電話講完了,阿公回到客廳裡對我說,

「今兒就睡在這兒吧,不對、今天絕對不能讓你回去。」

――感覺我好像捅了個大簍子的樣子。
我拼命反覆地左思右想,可是怎麼想都沒有印象。
那女的又不是我跑過去看她的,是她自己來讓我瞧的。
過沒多久,阿公丟下一句
「老伴,後面就拜託你囉。我去接K過來」
就開著發財車出去了。

我有些害怕地問了阿嬤是發生什麼事,她用發抖的聲音回我說
「你應該是被八尺大人纏住了,你阿公會想辦法的。」
「乖孫啊、你什麼都不用擔心喔。」



後來在阿公回來之前,阿嬤又斷斷續續地跟我說一些事情。
在這附近有個叫做「八尺大人」的危險怪異。
外型是會化做高大女人的樣子。
正如其名,身高將近八尺,會發出「啵啵啵啵」像男生聲音的笑聲。
另外看到的外型會因人而異,有時是穿喪服的年輕女性、已有時是穿著短袖和服的老婆婆
或是穿著田間工作服的老人,雖然看到的樣子都不一樣,
但共通點都是高的不尋常的女人與令人不快毛骨悚然的笑聲。

相傳過去附在旅行者身上來到這裡,只是年代久遠,真相並不清楚。
之後被地藏封印在這個地區,而去不了別地。
(現在為○市的一部份,過去叫X村,就現在叫做「大自」的地方)

被八尺大人纏住的人數日內便會被殺死,
距今最近一次發生八尺大人殺人的事大概是在15年前。

另外這是事後我才聽說的,八尺大人被地藏封印的意思。
雖然原因不明,但八尺大人能走的道路是有限制的,而為了防止它移動,
就在它能走動的道路的村界上祭祀著地藏,東西南北的邊界加起來共有4個地方的樣子。

不過,說到為什麼要把這東西留在村裡,似乎是過去與周邊的其他村莊簽訂了協定的樣子。
如此做的話,可以有優先取得水利權之類的好處。
而八尺大人的問題也不過十數年才會發生一次,以前的村人大概是認為有賺到就好了。

說實在的,聽完以後我還是一點真實感都沒有。
就在我聽阿嬤說明的時候,阿公就帶了一位老阿婆回來。

「事情變的究夭壽喏,今天你就把這個帶在身上吧」

叫做K的老阿婆說著,就拿了一個符咒給我。
然後她就跟阿公上了2樓,好像在準備什麼東西的樣子。
而阿嬤還是跟我在一起,連我上廁所時也跟來,還不准我把廁所門完全關起來。
這時我才開始感覺到「代誌大條啦…」。不久之後我被帶上2樓,進了一個房間。

房間的窗戶都用報紙把縫隙塞住,再貼上符咒,房間的四個角落放了鹽堆。
還有個木頭製的箱子狀物體(不是祭壇的那種),上面擺著一尊小佛像。
另外,放了不知道從那邊拿來的便盆,還準備了兩個。
就是叫我在都這裡解決是吧・・・

「太陽就快要下山了。給我聽好,到明天早上之前絕對不可以離開房間。
俺咱跟阿嬤呢,只要你沒叫咱們的話是都不會來找你。
聽清楚了吧,明早7點之前都別出房門半步啊。
到了7點你就自己出來,家裡那邊咱就幫你通知。」

面對阿公一臉正經八百地說教,我也只能閉著嘴猛點頭。

而K阿婆也告訴我說

「現在共ㄟ代誌你要好好地遵守,符咒也千萬不要離開身邊。發生了什麼事就在佛像前面祈禱吧。」

剩我一個人之後,雖然阿公說可以看電視,但是開了以後還是心神不寧,完全看不進去。
看著在被關進房間前阿嬤拿給我的飯糰跟零食,我也完全沒有心情去吃,
就只能鑽到還沒鋪好的棉被裡一直發抖。

在這種情況下,不知不覺間我還是睡著了。
當我醒過來時,電視正播著沒啥印象的深夜節目,
看了一下自己的手錶,時間是剛過凌晨一點。(這時我還沒有手機)

當我在正想「還真是在討厭的時候醒過來」的時候,聽見了叩叩的敲窗戶的玻璃聲。
不是用小石頭或其他東西丟窗戶那種,而像是用手輕輕地敲所發出來的。

雖然我沒辦法去分辨那到底是因為風吹的,還是真的有人敲打才發出來的,
可是當下我只能拼命地說服自己那是風的關係。
想說喝口烏龍茶來平復一下心情,但還是怕得不得了,
只好把電視機音量轉大逼著自己看電視。

就在這個時候,我聽見阿公叫我的聲音。

「噢~還好吧。害怕的話就別硬撐呀。」

讓我忍不住地往門走了幾步,但是我立刻想起阿公之前跟我說的。
然後又傳來

「怎麼啦、快過來這兒啊」

雖然那聲音非常像阿公,但那不是阿公的聲音。
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是有這種感覺,當我一這麼想時全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而我不經意地瞄了放在角落的鹽堆,鹽堆的上端居然開始變成黑色的。

嚇得我馬上立刻衝到佛像前跪著,
握緊符咒開始拼死命地唸著「救苦救難的佛陀,大慈大悲的救世主,快救救我吧」。
這時,


「啵啵啵、啵、啵啵…」

開始聽見那怪聲,窗戶也開始碰碰碰地作響。
雖然知道她沒那麼高,但腦中還是一直浮現她從下面伸長手上來敲打窗戶的景象。
我能做的也只剩跟佛像祈求保佑了。

真是令我感到非常漫長的一夜,不過白天總是會來的,
一直開著的電視不知何時已經在放晨間新聞。


看了看畫面邊邊顯示的時間正表示著7點30分。
敲窗戶的響聲、跟那怪聲也在不知不覺間不見了,只是放在四個角落的鹽堆也都全部變黑了。

為了保險起見,我又看了自己的手錶,看時間跟電視顯示的差不多,我才戰戰兢兢地開了門。
外頭站著一臉擔心的阿嬤跟K阿婆,阿嬤一看到我出來便高興地哭著說「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我跟著她們下2樓後,看到連老爸都來了。而阿公正從外頭進來催促我「快點上車」

我出來外面庭院一看,停了一台不知哪兒弄來的箱型車,還有幾個男人。

箱型車是9人座的,而我被分配坐在中間那列的正中間,K阿婆坐上助手座後,
站在庭院裡的男的也都坐了上來。
大家全坐上來後,我變成被他們包圍起來的樣子。

「事情變的很麻煩呢。
你大概會很想看,不過從現在開始你要閉上眼睛、臉朝下不要看外面。
我們是看不到那東西,可是你應該看得見喔。到我們說好之前你都不可以睜開眼睛啊。」

坐在我右邊的,差不多50歲的大叔這麼跟我說著。
然後,就以阿公的發財車在最前面、其次是我坐的箱型車、後面是老爸的轎車的順序,
車隊就出發了。

起先車子開的非常慢,時速大概連20公里都沒有。
過沒多久K阿婆喃喃說著「現在可要撐住啊」,便唸起不知名的經來。

「啵啵啵、啵、啵啵…」

同時我又聽見了那怪聲。
而我就握緊K阿婆給我的符咒,依照指示正要閉起眼睛低下頭去時,
但不知為何我卻瞇著眼稍稍地向外望了一下。

瞄到的是配合著車子的速度,跟在旁邊的白色系的連身長裙。
大概是用那大腳大步地跟上來吧。
她的頭被車窗遮住所以看不到,不過她似乎想窺視車內,開始有低下頭動作的樣子。

我嚇了一跳,不自覺地發出了「哇」的一聲,
便立刻被一旁的大叔嚴厲地斥責「不要看!」。
我才慌張地閉緊雙眼,更用力地握住符咒。

叩、叩、叩

此時又開始響起敲車窗的聲音。
坐在我四周的人們也都被嚇到小聲地發出「噎」或「嗯」。
其他人看不見她的樣子、聽不見聲音,但敲打東西的聲音還是聽得到吧。
而K阿婆也便更專注地誦經。

終於,怪聲與敲窗戶的響聲都停止後,K阿婆才說道「安全渡過了」。
這時一直不發一語地包圍著我的男人們也才安心地開口說「真是太好啦」。

之後,車隊在較寬敞的道路邊停下,讓我坐到老爸的車上。
同時父親也跟男人們一個一個地低頭道謝,而K阿婆走到我這裡說「符咒給我看一下」。

鬆開下意識地還一直緊握著的符咒,整張都變的烏漆嘛黑了。
K阿婆看了就說「應該已經沒問題了,不過你還是暫時把這個帶在身上以防萬一吧」
就又給我了一張新的符咒。

之後我跟父親就回到自己家去了,我的機車則是幾天後阿公跟他鄰居幫我送了過來。
老爸好像也知道八尺大人的事,
後來他也跟我說了,他小時候的朋友也有因為被纏住而喪命的。
還有人因為被纏住而全家搬到其他地方去的。
此外當時坐上箱型車的男人們,都是阿公的親戚,
也就是跟自己多多少少都有一點血緣關系的人的樣子。
在車隊前頭跟後頭的阿公和老爸也當然與我有血緣關係,
似乎這些都是為了能稍微混淆八尺大人視聽所做的。

因為老爸的兄弟(伯父)一個晚上趕不過來,所以便召集了血緣淺但能馬上到的人。
還有我被關在那房間一個晚上,其實不是因為叫來的那7個人當天到不了,
而是認為白天比夜晚安全地多的緣故。

之後在路途中,
阿公跟老爸似乎有做好變成最糟的情況的話,他們其中一個人來當我的替死鬼的覺悟。
還有就是一開始寫的:我被再三嚴重告誡不要再回去那邊了。

回到家後,在跟阿公通電話時,我就問阿公那天晚上他有沒有上來叫我,
只是阿公斬釘截鐵地說沒那回事。

――果然那時候…

一想到這裡,背又涼了一截。
此外被八尺大人殺害的,大多都是成年前的青少年、或是小孩。
當小孩與未成年的青少年,身處於極度不安的情況下,
聽見家人噓寒問暖的聲音,便會不知不覺中鬆懈心房而打開門。而當事情經過了10年,我就快忘記的一乾二淨的現在,
突然有了驚人的後續發展,那就是幾天前阿嬤打電話給我說:

「封住八尺大人的地藏像不知道被誰破壞了,那還是在會通往你家的道路上。」

(阿公在2年前過世了,而當然地喪禮也不准我去。
聽說即便阿公最後病得起不了身、只能躺在床上,還是一再吩咐絕對不能讓我回去)

雖然我聽了之後很害怕,現在也只能不斷地告訴自己那是迷信。




但是想到如果我又再聽到那「啵啵啵…」的怪聲的話…








轉自|http://home.gam er.com.tw/creation.php?owner=BBaiken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