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s66

外牆彩繪〈原來是時薪30的工作〉業主:「如果妳認為不舒爽,妳可以來把它塗掉。」

台北「從前慢」咖啡店

畫6幅畫作,2個星期每天工作5~6個小時

大學社群Dcard昨(15)日有網友貼出題為〈原來是個大概時薪30的工作〉的文章,指出自己從桃園的家中搭客運到位於台北的「從前慢」咖啡店,每天工作5到6個小時,2個星期中只有一天沒有到店內工作,工作地點不僅限於室內,還得頂著夏日在咖啡店的外牆彩繪,最後完成了6幅畫作,約14平方公尺面積。
Continue Reading →

林奕含:痛苦的際遇是如此難以分享,好險這個世界還有文學《房思琪的初戀樂園》

這是一個關於「缺席」的故事

父母從角色退卻,中學生從座位早退,13歲少女從青春離開,過早或者過晚,無可恢復的傷痛。不只是生理性的,不只是抽插的程度,正如無所謂成功或不成功的強暴,如果談的只是姿勢,那就完全是缺乏知識。這是根本性的毀滅,性暴力的席捲,將人的本質從靈魂根部完全刨除,身體尚存,靈魂已然登出。

痛苦的際遇是如此難以分享,好險這個世界還有文學

這是一部驚人而特別的小說,小說作者既具有高度敏銳的感受力、又是一個近距離目擊者,使這整件事像一個「倖存的標本」那樣地被保留下來。整本書反覆地、用極度貼近被侵害者的視角,直直逼視那種「別人奪去妳某個珍貴之物」的痛苦──且掠奪之人是以此為樂。





林奕含:寫出這個故事跟精神病,是我一生最在意的事

剛剛在飯桌上,思琪用麵包塗奶油的口氣對媽媽說:「我們的家教好像什麼都有,就是沒有性教育。」媽媽詫異地看著她,回答:「什麼性教育?性教育是給那些需要性的人。所謂教育不就是這樣嗎?」思琪一時間明白了,在這個故事中父母將永遠缺席,他們曠課了,卻自以為是還沒開學。——節自《房思琪的初戀樂園

以愛講述這個恐怖故事

被刨除的靈魂在林奕含心底生根,她漸漸看見一個女孩,一個崇拜文學的女孩房思琪,崇拜著做為國文補教名師的鄰居李國華。這個心裡充滿溫柔的女孩遭逢恐怖,寫作者以另一種文法,一種失去憤怒的語言…

卡在心中許久的故事,讓林奕含每日千迴百轉地走過關鍵的片段與場景,不只是踩在受害者的位置,更像一個時時重返懸案現場的警探。


盛大的婚禮

《房思琪的初戀樂園》在約莫4年的時光中慢慢底定,真正開始寫,卻是因為林奕含要結婚了。舉辦盛大的婚禮有違她的意願,一方面為了轉移注意力,一方面是下筆的感覺已經降臨,該是密集籌備婚禮的時刻,她反而密集寫作。

每天寫上8小時甚至更多

「訂婚宴和婚宴的前一天晚上,我媽媽都以為我在睡美容覺。實際上我關著房間的燈,一個人悶在廁所裡用iPad,一指一指地流著眼淚寫著這個小說。」她說。

書中出現的場景,從咖啡機的位置、櫃檯的長度、水晶燈的樣式,林奕含都精心挑選。而每次走進場景,她習慣以敘事配合畫面,像是不斷用句子蓋城堡,書寫的階段,則是最後的嵌合過程。構思數年,她落筆極快,被什麼追趕一樣,半年就完成初稿,之後又反覆修改。

「雖然聽起來有點浮誇,但寫出這個故事跟精神病,都是我一生最在意的事。我因為精神病常常會發作,不一定能去上學,很長一段時間都很自卑。我不確定自己會不會寫文章,寫作也不一定能帶給我成就感。」

林奕含說:「但是我內心,包括這件事情的本質,包括我很多年針對它的思考──一個人不再長大,一個人被自己的人生留在原地,一個人是自己的贗品,種種,都是我深信不疑的。我自己關在屋子裡讀書養出來的美學觀,都顯示在這本書裡了。」

「書裡那個老師的原型人物,我常常跟我的醫生說,萬一那個人哪天老死了、壽終正寢了,我會輕視自己一輩子。

林奕含不知道那是怎樣的一種情緒,她只知道,自己不是天生就有傷害別人念頭的人,「我不是生來就會仇恨別人的人,可是我確實地想要物理性地傷害他,但我做不到。」

林奕含坦言,寫下這個東西並非為了淨化心靈,書寫過程也極為痛苦,「因為即使我寫了,那些確實瘋了的房思琪,或是不能再去上學、被父母關在家裡不見天日的房思琪,也不會再出門,不會神智清醒,連李國華也不會有改變。所以我覺得自己很沒用。但是我現在已經接受自己是個無用之人了。」

無法再刪除的標籤

成為創作者之前,林奕含身上已沾黏著各種標籤。「漂亮滿級分寶貝」、「怪醫千金」,接著還有「精神病患」。已經被放上網的,無法再刪除,會以各種形式在生活之中流竄;就如同已經發生過的,不可能無痛還原。


若您欣賞作者,購買她的作品是最有力的支持

林奕含之所以寫,不是為了昇華、救贖、淨化或拯救,而是她唯一的技能就是寫…

就像芥川龍之介筆下,那位畫出《地獄變》屏風場景的畫師,烈火焚燒,車上的女人即將墜落地獄,林奕含是畫師,也是車裡的女人。生活有時即是地獄,當不得不逼視狂暴的現實,她則以文字回頭刺擊這個世界


《房思琪的初戀樂園》扉頁寫著「改編自真人真事」。
故事有時是寄生獸,會自行尋找宿主,痛苦不堪,你需要尋找與之共生共存的法則。





【Misfits書系】

  聚焦於各種底層、邊緣、非主流、格格不入的個人或群體的生命記事。取材自民族誌、生命史、報導文學、陰性書寫、人文研究、社科調查等。書系精神為不渲染浮誇悲歌、不消費廉價溫情、不製造刻板印象、不鞏固傲慢偏見,但求揭露隱蔽、翻轉污名、傳達喑啞者的聲音、體現各種活著的姿態。最終讓人明白,故事的書寫者、故事裡的主人翁,乃至故事的閱讀者,在生命旅程中都可能是misfit

部分文字節錄自策略聯盟關係:博客來OKAPI| 《房思琪的初戀樂園》林奕含:寫出這個故事跟精神病,是我一生最在意的事-人物專訪-









漫畫不是一個人的創作

  日本漫畫產業之所以能發展起來,並不只是訴諸於像是「創作出好的作品就會受歡迎」這樣的原因,很重要的是日本漫畫產業的分工模式,還有產業端與市場端的互相影響。

〖日本漫畫創作的「三角體制」〗

  日本漫畫的創作過程會有三個角色在參與:漫畫家、編輯與漫畫助手。
Continue Reading →

這樣畫!他分析「大腿要像右邊這樣」

許多漫畫家常常畫有絕對領域的角色。繪師@riko3_表示畫絕對領域的表現方式也有分

他認為大腿到襪子的部分如果只是一直線,這樣「好可惜。雖然很不錯但就是少了點什麼。」

 12 Continue Reading →

失意的一人一貓《遇見街貓BOB》好特別的關係!

在閱讀《遇見街貓BOB》之前,我已經看過新聞,當時就覺得”好神奇的貓”!!
看完書中講述的細節後,更是讓我驚訝!好特別的關係!

照片出處|https://c2.staticflickr.com/3/2566/4162351417_a99520d073_b.jpg

一隻貓對人的影響有多大?

在閱讀《遇見街貓BOB》時,就有好幾個章節讓我回憶過去。

像是做生意面對顧客、有可靠的夥伴、為另一半安危擔心、戒掉對感情的依戀… Continue Reading →

hakanai 2

圖|Hakanaï

為什麼高度創意的人常讓人際關係緊張? 改變,不如了解他們。

圖|言の葉の庭 

高度創意的人想的、做的都和常人不一樣。

他們的大腦運作方式特殊,但這項天賦常讓人際關係緊張, Kevin Kaiser和葛萊美得主音樂家工作時,深刻感受到。 Continue Reading →